立會保安扣留學民成員 邏輯亂執法差自打嘴巴

譚志源幫梁愛詩 大挪移變大醜事

2014-1-21 01:58
字體: A A A

各政策局局長逐一到立法會相應的事務委員會講解《施政報告》,算是行禮如儀。雖然《施政報告》中關於政制的段落只得寥寥百餘字,但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都總須現身立會政制事務委員會,而2016年及2017年兩個選舉辦法的諮詢,尤其是2017年如何落實行政長官普選,還是頂頭大事。而譚志源更成功地把大家的焦點,引導到提委會的人數上。

譚志源此舉能否解救梁愛詩還是未知數,卻肯肯定為譚志源自己帶來一些過去絕少有人注意到、卻又必須解答的難題。

據香港電台報道,譚志源提出提委會的組成可考慮現有選委會的4個界別,人數及分組選民基礎等。而在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後,譚志源則向記者表示提委會究竟沿用現時的1,200,還是按其他意見,增至1,500人、1,600人還是2,400人,都收到意見。

他並表示,假如到第2輪諮詢中,若有信心可增至某一個數目,便提出某一個數目,而如果覺得兩個數目都可以考慮、都有正反意見,可能會兩個數目都放到第二階段的諮詢文件。

譚志源的說法明顯是用無意思的偽命題,去分散大家對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的關注。梁愛詩星期六稱,「可 (may) 參照」有「須(must)參照」的意思。譚志源卻跟大家說,「我認為我們不需要過度爭議那個『可』字在英文或者中文的解釋是否『必須』」。

那為何增加提委會人數、增加界別數目、又或擴大個別界別的選民基礎,是偽命題?

第一,只要提委會的選民基礎並不等同全體350萬已登記選民,則無論提委人數是1,200還是2,400人,是12,000還是24,000人,都改變不了提委會代表不到全部選民的事實。

第二,只要提委會各界別的席位數目並非按照該界別已登記選民數目去決定,則各提委的代表性便不是大致均等,亦即是說無法做到票值均等此一普及和平等選舉的最根本標準。

第三,無論是在區議會選舉還是立法會選舉,香港的提名權都由已登記選民直接行使。況且根據「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原則以及全國人大的決定,香港不實行人大制度,為何提名權卻要好像中國人大間選產生的制度般,透過提委會以間接的形式去行使?

第四,即使提委會的選民基礎擴展至全體350萬已登記選民,而且達至票值大致均等,提委都只能代表投票予他們的選民。至於那些把票投給在提委會選舉中落選者的選民,又或選民屬於自動當選而毋須選舉產生提委的界別,則在普選行政長官的候選人提名過程之中,根本就沒有人可以代表他們行使提名權。

如是觀之,增加提委會人、增加界別數目、以及擴大個別界別的選民基楚,本來都是偽命題,在普選制度如何設計的討論之中,屬傾來都多餘的事。

但既然譚志源要以這種方法去淡化梁愛詩的謬論,則麻煩請在鏡頭前獻醜之前先做足功課,清楚說明擴大提委會人數、增加界別數目、以及擴大個別界別的選民基礎,如何能夠達至「有廣泛代表性」,以及如何能夠符合普及和平等選舉的一些最基本原則。否則,他就是自己把自己引導到這些難題,卻原來連自己都沒有答案。

(now新聞台畫面)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1日 上午1:5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當葉德嫻變成吳德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