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開花│黃色暴雨警告現正生效 尖嘴灣北皆有市民佔領

讀者投稿|要去飲了!

2014-10-1 01:16
字體: A A A

凝現電腦屏幕,收到戴教授一封遲來的請柬,行文輕鬆跳脫,內文卻又字字千鈞,令我看得既沉重又適懷,因為要來的始終也來了,有些事要發生的,等了三十年,終於還是要發生。

民主是眾人嚮往的,香港人早已具備足夠的素質實踐民主政制,但因為主權回歸,令民主進程拖了一代人;回歸後市民根據基本法據理力爭,終於二零一七年開始可以普選行政長官了,但中央政府現卻節外生枝,加入篩選制度,令這普選已變得毫無意義……。

童年時,去飲是一樁大事,因為很少飲宴是闔府統請,所以很珍惜去飲的機會,每次母親都會提醒我說:要去飲了,快把襯衣燙得畢挺!這是對主人家的尊重。但隨著年歲漸長,飲宴的次數愈來愈多,衣著也就少講究了,隨隨便便的便去飲。但有一次,還是認真的把襯衣燙得畢挺,那次便是去出席我前女友的婚宴。

一九九五年夏天,女友舉家移民溫哥華。心裡茫然,幾年前大學畢業時不是說好了,一起儲錢,一起捱,要伴著香港一起成長嗎?你當時笑我太天眞了,香港是權貴的天堂,在這個經濟資源分配不均的制度下,一般人終其一生在這地方只能為口奔馳,終日營營役役;加上共產黨對資本主義社會一知半解,回歸后的香港在它經營下,大資本家只會加倍地貪得無厭,把握每一个剝削人民的機會,盡情增加自已的財富,市民生活只會更苦。及后她在彼邦找到真愛,回港補辦喜宴,我也是應邀之列;為了讓她覺得香港人生活還可以,我把襯衣燙得畢挺,以掩飾我們當時生活的潦倒。時年是二零零二年冬天。

當然每個地方也會有其社會問題,香港人也不會天真的尋找甚麼烏托邦,但希望社會有一個公平的政治制度,應該是一個合理的要求罷。政府不是為權貴服務,便是為人民服務;而只有真正的普選,當每個人都有均等的一票,政權為求生存,才會頂著權貴的貪婪,關心市民大衆的需要,施政惠民。回歸後,政府一面倒的傾向權貴,過去十七年的劣行磬竹難書;最近的發展東北新市填,由政府收地,變為所謂公私營發展,好好的惠民政策變質成地產商的盛宴;高鐵百億超資,立法會無權作獨立調查,竟然由自已人查自已人,最后由董事宣佈眾董事會權貴無一人受責;南丫海難,關乎人命及重大公眾利益,兩年過去了,家屬尚在努力尋求公義 ……。

每天看着荒謬的事情重覆又重覆地發生,心也覺累。想我這一代人,已過不惑之年,應該要埋首工作,為家庭幸福而努力;但三十年的民主追求及當權者當時的承諾,卻是仿佛如昨天發生的事:當年不是說過功能組別是過渡安排嗎?不是聲稱選舉方法寫在附件上,是因為方便改進嗎?不是有人說過「過渡期」早已經開始了,回歸十年後有可能達致普選嗎?為甚麼本來只是「參照」的爭議內文,今天卻可以變成「按照」?基本法中,最終達致的「普選」,原來可以不包括提名權!這是騙局,騙了香港整整的一代人。香港人「依法」等待民主三十年,到現在終於知道被騙了,始終也要走上抗爭之路,正如文首所言:有些事要發生的,等了三十年,終於還是要發生。

要去飲了,心裡是有少許激動,人成長了,已懂得把激情藏在心底,只是當廿多年的民主夢又再出現時,當知道這次是香港人的最後機會時,心裡難免會有點緊張。想着,想着,記起了童年時媽媽的囑咐,不期然拿起燙斗,把襯衣燙得畢挺,為去飲作準備。深信這民主盛宴過后,我們便更有機會靠近公義多一點。

(撰文:力奇,七十後)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0月1日 上午1:1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者投稿|請不要贏了暴力鎮壓後,卻輸在資訊輿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