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范椒芬:梁振英同曾俊華並無矛盾,反而配合得天衣無縫。

「對抗中央者」連任日市長 東京無權拒任命或罷免

2014-1-22 03:35
字體: A A A

他山之石,不但可以攻錯,更加可以成為一面照妖鏡。

當「任何中央政府都不會任命一個省長、州長、行政長官,去跟自己對抗」(譚耀宗語)被肆意營造為金科玉律之際,日本一個小小的市長就真人示範「真的可以」。

日本共同社報道,沖繩防衛局星期二(1月21日)發出招標公告,徵集公司負責將美軍普天間機場搬到位於名護市的邊野古(辺野古)的填海地。剛於1月19日當選連任的名護市市長稲嶺進批評政府無視選舉結果,「不把當地的意見當回事,無法接受」。

他並再一次表明,將會行使市長的權限阻止搬遷,「我將站在保護市民安全及財產的立場上進行應對」。《琉球新報》的報道更指出,日、美政府將難以落實搬遷普天間機場的計劃。

為何一個市長可以跟中央對抗?難道他不怕烏紗不保?

值得留意,日本的市長一般雖以無黨派名義參選,但候選人都會得到某些政黨支持。稲嶺進就是在社民黨、日本共産黨、沖繩社會大衆黨和生活之黨(生活の党)支持下參選,其對手末松文信則支持搬遷計劃,並得到「中央的祝福」,獲日本現執政黨自民黨和首相安倍晉三支持。

至於將美軍空軍基地由沖繩宜野灣市的普天間搬到邊野古,除是安倍晉三的主張外,還是沖繩縣知事仲井真弘多的決定。仲井真弘多去年12月27日在位於那覇市的縣政府正式宣布批准填海,同日首相安倍晉三則在首相官邸會見記者表示歡迎。

搬遷機場不僅是沖繩縣的事,更牽涉到美日軍事同盟,以至日本的國家安全。

那何以一個只管轄約6萬人的小小市長可公然跟縣政府和中央政府對抗?何以稲嶺進沒有在參選前被當作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口中的「稗籽」篩走?何以這種人可以成功獲提名入閘參選?何以沒有提名委員會行使「機構提名」或「整體提名」,發揮偉大的「集體意志」?

又何以在他當選之後縣知事、首相或天皇不行使「實質任命權」或「罷免權」不讓他搞對抗?

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在《信報》政情版去年12月24日刊出的專訪中,提到「任何中央政府都不會任命一個省長、州長、行政長官,去跟自己對抗」。那麼,究竟東京是否譚耀宗口中所說的「任何中央政府」之一?

而稲嶺進如今反對美軍機地搬遷,直接影響到日本的外交利益和國防需要,又有否動搖到日本對名護市「聖神不可侵犯」的主權?是否涉嫌搞「名獨」?是否偏離名護市是地方行政區域?有否導致什麼「憲制危機」?

事實上,市、町、村政府為日本《地方自治法》中的基礎的地方公共團體(基礎的な地方公共団体),市町村長任期四年,按《公職選舉法》產生。跟全世界絕大多數地方一樣,中央或「上級」政府都只能接受選舉結果,沒有不任命的選項。

(琉球新聞網站、稲嶺ススム後援会網站頁面)

延伸閱讀:
談政改最新言論 林鄭月娥亂噏廿四 譚志源比擬不倫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2日 上午3:3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吳君如原來幾靚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