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總嚴打迷信 教師堅持燒衣

《列賓與友並樂》:俄羅斯別樹一幟的音樂

2014-1-23 16:39
字體: A A A

一講二十世紀初的俄羅斯,大家或會想到馬克思主義的興起或一連串政治事件。其實當時俄羅斯在世界音樂發展有着舉足輕重的影響,也出產不少二十世紀著名作曲家

當然,當時在政局動盪的蘇聯,作曲家生活總離不開政治影響。俄羅斯作曲家蕭士塔高維契也不例外,當時受政府壓迫的他,為了伸冤,在第五號交響曲(1937)加上副題「一個蘇聯藝術家對公正批評的回應」,意思含糊,卻同時滿足黨內落後審查標準。

第五屆香港國際室內樂音樂節本月21日就在香港大會堂舉辦了一場全俄羅斯曲目的音樂會,名為《列賓與友共樂-俄羅斯巨匠》,更請來俄羅斯著名小提琴家列賓(Vadim Repin)到場演出。

打頭陣是列賓與音樂節藝術總監林昭亮合奏普羅歌菲夫(Prokofiev)的雙小提琴奏鳴曲。雙小提琴奏鳴曲是較小見的曲式,如何在沒有鋼琴提供和聲支援,卻令兩個單線條樂器合奏不欠單調,是作曲家一大難題。兩位小提琴高手當晚緊密把兩個樂器的聲音結合起來,水乳交融,聲音沒有半點單調和空洞。

Hoffman兄弟因有急事要臨時離港,港樂的大提琴手Richard Bamping十六小時前才接受邀請,臨時上陣演出蕭士塔高維契(Shostakovich)的第二號鋼琴三重奏。如何在十六小時內排練這首三重奏,還要在第一樂章成為主角,奏出一連串怪異高音和泛音,是Bamping一大挑戰。最後一個樂章,三人演奏的情感發渾得淋漓盡致,完全達到作曲家傳記作者所指,這部三重奏「以悲傷開始,以憤怒終結」。

下半場是塔涅耶夫(Taneyev)的G小調鋼琴五重奏。塔涅耶夫這個名字對香港人有點陌生,不過他在俄羅斯音樂史卻舉足輕重。他是柴可夫斯基的學生,而他的學生又包括普羅歌菲夫和蕭士塔高維契。所以這場音樂會「以大師學生作品為首,以大師的老師作品為結」,也沒有講錯。

塔涅耶夫堅拒任何形式的民族音樂,完全遵從西方音樂的古典曲式。G小調鋼琴五重作品是筆者當晚最喜歡的作品,雖然是五重奏,卻長達45分鐘,有如交響曲的鉅構,每件樂器也探索非一般的音色和功能。單是第一樂章的奏鳴曲就長達18分鐘,但細聽着主題如何不斷發展,如何在不同樂器互相交錯,已打破了時間的牆壁,令人完全忘掉了時間流逝。最迷人的是第三樂章,在低音部分,一個主題重覆超過40次,但高音部分的音樂卻千變萬化地編織着,反映塔涅耶夫的成熟技巧。音樂會有一個有趣小插曲:林昭亮甘願當上這首樂曲的鋼琴翻譜員,足以反映他對此曲的喜愛程度。其實他早在樂曲演奏前就說,他聽了列賓2005年在DG的錄音後非常難忘,所以特意請求列賓演奏此曲,一睹列賓在台上演奏此曲的風采。

(撰文:謝穎心)

(網絡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3日 下午4:3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點評:林鄭說服梁振英改《施政報告》 消息曝光背後有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