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條文18年未生效 港人私隱轉移海外無王管

申訴專員變相暗批屋宇署偏幫梁振英

2014-1-23 23:52
字體: A A A

關於高官名人的僭建問題,外界一直質疑屋宇署(下稱「屋署」)的執法是否公正,有人更認為屋署對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特別嚴苛,對特首梁振英卻是有心「放生」。而申訴專員公署(下稱「公署」)今日發表的調查報告,或許就揭示了當中的一些真相。

時間要回到2011年說起。話說由該年開始,多位高官名人都捲入僭建醜聞,其中特首選舉參選人唐英年就在2012年2月被揭發大宅有僭建,引起全城關注。同年2月16日,一直聲稱會嚴打僭建的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首次透露,原來政府針對高官名人的疑似僭建案,會有一套專門處理的程序。

她當時說:「……屋宇署有既定程序,如果有舉報或傳媒報道的僭建物牽涉的業主屬於社會上的知名人士,而傳媒都高度關注,社會亦高度關注,屋宇署會按去年(2011年)已經建立的程序會優先跟進」。直至那一刻,公眾以至申訴專員公署才首次知道,原來屋宇署有這個針對名人的程序(下稱「特別程序」)。

屋署不向公眾公布「特別程序」,本身固然已有問題。但如果署方能真正依此「特別程序」一視同仁公平執法,則市民或許還能接受。然而,屋署當時就積極跟進唐英年的個案。據唐英年所指,署方在10個月內勘查了其地庫4次,包括拆掉所有裝修,「好似剝皮咁,剝到去鋼筋調查」,連他聘請的專業人士也表示,從未見過署方對僭建個案如此「大陣仗」。最終,唐英年太太郭妤淺被控僭建罪成,被判罰款11萬元。

反之,梁振英卻特別「幸運」,2012年6月被揭發僭建後,屋署的態度似乎特別寬鬆。例如屋署曾派人視察梁宅,發現一幅「不符圖則的牆」後,曾四次發信要求梁振英交代。但梁振英5個月來一直沒有回覆,署方也就一直沒有任何懲處跟進,亦沒有向市民公布,有傳媒查詢時,更表示沒有「發現僭建工人房或有其他僭建物」。後來在傳媒爭相質疑下,屋署才在2012年11月底和盤托出整個事實。

巧合的是,根據申訴專員公署的報告,公署正正是在同年12月,對屋署的執法準則展開初步查訊,並於2013年11月正式主動調查屋署。由此路進,公署當初展開調查,其實很大程度上就是為了確定屋署是否「厚梁薄唐」。

結果卻發現,上述針對名人的那套「特別程序」,首先是在實施超過半年後才對外公布,公署認為這是「實在過於遲緩及被動」,難怪有人會質疑屋署的手法。

其次,「特別程序」實行至今逾兩年,相關的個案達數十宗,但原來屋署一直沒有就「特別程序」制訂白紙黑字的指引性文件。直至公署向屋署查詢時,屋署才提供較詳細的解說,之前卻從未正式發布。而其中的一句「最遲於三數天內到場視察及調查」更是離奇,究竟何謂「三數天內」?再者,沒有指引的結果是,屋署即使「放生」了某位名人,日後立法會或傳媒都難以追究。

另外,據屋署的說法,「特別程序」有四大原則,分別是「優先跟進」、「確定僭建物是否存在」、「釋除公眾疑慮」及「依法辦事,一視同仁」。

值得關注的是,在「確定僭建物是否存在」上,絕大部份個案都在首次視察時已確定。然而,有一宗個案是,屋署要求涉事者解釋,但遲遲未獲確實回覆,以致調查的結果延誤了幾個月。此個案與上述梁振英的故事非常吻合,換言之,屋署很可能是為梁振英破先例,造成唯一一個延誤確定程序的個案。如此「特別優待」特首,背後可有內情?

此外,屋署對於大部份個案,在回覆傳媒查詢或向外公布時,都有扼要交代視察結果及擬採取之行動等,惟獨又是上述的「疑似梁振英個案」沒有交代,即是再破先例。公署批評,既然「特別程序」是為了「釋除公眾疑慮」,而屋署「在該宗個案中事隔多月仍未能向公眾/傳媒公布調查結果」,就明顯是違反了這個目的。

對於上述個案是否指梁振英大宅,有線新聞問過屋署和公署,但兩署都沒有回應。

由此路進,今年3月將退休的申訴專員黎年,可謂臨走前做多件大事,變相引證了屋署很可能偏袒梁振英。這樣又回到另一個問題,《852郵報》早前已撰文分析,負責遴選下任申訴專員的委員,包括「梁粉」羅范椒芬及周松崗。那麼,以後究竟還會否有如此敢言敢查的申訴專員,相信大家都心中有數。

延伸閱讀:

1) 即時點評:梁粉部署下任申訴專員人選

2) 特區三大監管機構勢遭陸續收編

3) 申訴專員若行差踏錯 立會有權罷免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3日 下午11: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新華網轉載撐《明報》「開天窗」文章 晚上離奇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