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偉華網誌│毓民與蕭生早已告訴大家的事

陳玨明

-獨角秀

在香港土生土長,由英殖到回歸再到香港原來已經變天,唔理係左膠定右膠,只知道作為正常人,此時總少不免對過去美好日子心生懷緬。近年不時離港外遊,去玩去做嘢,不用行夠萬里路,已經發現香港自以為很進步,但其實不知鬼咁落後,各地在急起直追,甚至早把香港拋離,但香港人香港政府都好似未知死,眼見香港各樣的不濟,積積埋埋,竟數得心底出愛恨香港的100個理由,實在不吐不快,也提醒自己要認清時勢,千萬不要陶醉在井式玩泥。

陳玨明網誌│愛恨香港的100個理由之6──夢寐以求的獨立屋

2014-1-25 12:30
字體: A A A

本周之初,拜讀友報《蘋果》前輩堅哥的專欄文章。他在文尾的一句:「係咪好想移民台灣呢?彰化一、兩百萬港元可買一幢獨立屋㗎!」很發人深省呀,即時勾起我腦海中的一些回憶與往事。

事情得由去年中某日說起,話說家中媽子有天對以記者工作為志業的長子(即係我),忽然關心又掛心,然後以一副隨口問問的口吻,煞有介事地跟我說:「阿仔,你有冇計劃買樓呀?」本來與她對話時心不在焉,也即時心頭為之一震,心諗:「痴線!」再定一定神,轉以無比溫柔聲線跟母親大人解說買樓的十大害處,而其實無非是想帶出最後的一句:「邊買得起,邊供得起喎!」

確實,踏足社會從事記者十年,卻叫父母總是擔心,是否吃得飽穿得暖(當然是有點誇張),因為家中兩老大抵從我第一日做記者開始,知悉原來記者每周工時可長達70小時,但人工只得6字頭的4位數而被嚇倒,潛移默化下,總以為自己的長子會一生潦倒。所以當我踏入應該成家立室的階段,父母自然希望我可以「自立一家」吧!

我是由衷佩服那些能買得起樓的80後同輩的。畢竟今天在香港,樓價動輒逾萬元一呎,就算買得起,必然注定一世為奴。有時天真地想,當有供樓負擔,萬一有天工作上面對「河蟹」,便也多了一重的顧慮,為保飯碗而不敢反枱;相反,沒有負擔,自然可以大聲一點。為五斗米而折腰,其實從來都非常真實。

我其實也有萌生過買樓念頭的,不過卻不是在香港,是在台灣。《蘋果》堅哥所說的「一、兩百萬港元的獨立屋」,我也見過,不過不是在彰化,一次是前年在宜蘭,另外一次,是數年前在基隆。

宜蘭的一次是旅遊,住在最為港人喜愛的民宿。由於不是旅遊旺季,能跟同行朋友3個人住在一整幢的獨立屋內,有個媲美西方大屋的火爐大廳,而附近數幢樓,都是經營民宿的。晚上跟屋主閒聊,樓價不過數百萬台幣,成本不高,也因此可以花錢精心佈置,亦不用憂慮入住率不高,而未能回本的問題。

而在過去有一段時間,認識到台灣友人,曾有機會到朋友位於基隆的家中作客。朋友家三房兩廳,間房大過我香港屋企個廳,然後個廳又大過我香港間屋,仲有兩個獨立廁所。由於朋友獨居地方太多,其中一間房可以大到長放雜物,另一間就是書房,用來睇《聖經》與祈禱(呢兩件事,我每日都只可以係床上面做)。至於兩個相連的客飯廳,足夠令人感到由左行到右會說一句「好遠」。

我之所如此詳細形容,無非想帶出間屋好大,而租金卻好低。問台灣友人月租多少?你估吓?盛惠8000元!而當我以為已經好抵住時,才再猛然醒起,友人說的是台幣!換言之,才不過港紙2000元多一點(當時)!而這個價錢,在香港只能租得起一間比朋友睡房還要少的劏房。

由於朋友家一梯兩伙的對面單位長期空置,當時確半帶認真去計劃,不如買下來再轉租友人。而這星期再次搜尋,樓價變化不大,4房2廳單位月租只是1.1萬新台幣,而3房2廳連車位的樓盤,開價才不過300多萬,同樣是台幣價。

台灣友人當時常常抱怨,基隆交通不方便,每天揸車去台北都有大塞車,而所謂的塞車,原來只是車子時速只能以約每小時40公里行駛。而以我的認知,深信友人如果體驗過每天早晚的紅隧,應該會對塞車作重新定義。而我也深信,那是全地球塞車情況最嚴重的隧道,還未計平白增加打工仔的交通成本。今個星期因為身體抱恙,有天早上起來頭昏腦漲,眼見將要遲到,為免被游清源指責身為組長沒有紀律,於是以的士返工,的士起錶是左面20元,右面是隧道費連新車費差額63元,結果我全程心中不停咒罵,就是因為紅隧勁塞政府又不願回購幾條隧道,結果小市民坐的士未開車已要多付幾十蚊。

事實上,工作十年間,其中有大約3年時間我曾搬離了家在外居住,跟教會弟兄合租村屋,租金由最初的3000變6000,然後再被業主提出加至10000元。然而同期本人的薪水加幅尚未達100%,租不起唯有回家窩居,當然附帶好處是可以多親近父母,但同時已體會住屋的困難。而家父曾幾何時,買下過一間工廠大廈單位工作之用,樓價由買入時的10多萬,多年後才升值一倍然後賣出,但之後活化工廈政策帶動工業用單位樓價飛升,同類型單位數年間價格先突破100萬,然後再迅速超越200萬元。

中小學教科書常說,一個好的政府,會讓人民安居樂業,「好的政府,人民安居樂業」這「八隻字」,在梁振英眼裡,極有可能跟「量入為出」一樣,有着跟正常人不同的解釋。而最令人難以忍受的,更是他在《施政報告》中開首的第206個字,已經自吹自擋,厚顏地稱自己「有效遏止了樓價上升」,但唔上升有鬼用咩,樓價動輒繼續過萬元一呎,而且還是會有發水,真係買咗,只怕會一世不快樂。

而其實,樓價是不會無啦啦升瘋了的,而不停歸究於供應問題更不着邊際:除非香港人口忽然多了幾倍人,否則如何解釋樓價會以幾何級增加呢!

圖說:無花無假,樓價絕對在可接受範圍,香港人無得恨,當然也因此恨了香港。(陳玨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5日 下午12: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建平網誌│怯,你就輸成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