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志永:(今天的判決)把中國法治的最後一點尊嚴,徹底殆盡。

Steve Chan

-筆談法政

政治與法律之間,存在着什麼關連?

Steve Chan網誌│邊境貿易中港跟世界大不同

2014-1-26 12:30
字體: A A A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稱,即使到2017年有7000萬旅客訪港,香港都仍能承受,又稱市民可能要等一班地鐵才能上車,更估計2023年遊客人次將達1億,觸發全港嘩然。其實,跟全世界不少邊境一樣,只要邊境兩邊有分別,就會衍生邊境貿易。只不過,自由行政策卻令香港全境都變成邊境!

世界各地只要有邊界的存在,只要兩邊同一樣的產品或服務,在價格上或品質方面有相當差異,又或者管制不同,就自然會有人跨境購買。例如有些地方容許合法吸食大麻,有些地方容許博彩,有些地方煙酒稅較低,有些地方銷售稅較低,甚至有些地方的的結婚年齡較低,都會使邊界一方的人跨境到另一方。

而這種情況,不只發生在有邊境管制的兩個不同地方。例如美國各州份的法律有異,銷售稅亦不同,因此便會有些人選擇到鄰近另一州份結婚、又或到另一州份幫襯shopping outlets。在邊境便會有相應的服務提供者或設施。同樣,蘇格蘭村落Gretna Green便有不少英格蘭的年輕男女前往結婚。

類似的情況亦發生在歐洲。例如,瑞士和德國、法國等鄰國都為《神根公約》成員,但各地的物價水平有很大差異,加上瑞士法郎近年相對歐羅強勢,以致不少瑞士居民為省錢,會趁着週末或假期跨境購置日用品。有些更甚至搬到邊界另一邊居住,每天跨境上班。

但為何這個跨境的問題之於香港,卻特別嚴重?甚至令不少港人都覺得,這些「跨境遊客」帶來的弊大於利?

第一,為何中國對公民實施的出境管制,並非普遍地實施,而是設有香港、澳門和台灣自由行計劃(目前開放到台灣的地方仍有限,而且設有日上限值)?要是出境管制對出境到任何地方都一視同仁,自由行計劃不分目的地,還會令到大多數離境自由行的公民都來到香港(和澳門)?

第二,為何品質正常的產品不能正常地進口,而即使能夠正常進口,稍能負擔的消費者都沒甚信心,而選擇要透過香港以跨境貿易的方式購入?

事實上,觀乎全世界,撇除那些近乎完全封鎖不讓進出的邊界(例如南北韓的三八線),像深圳河般在一道邊界的兩邊之間,制度、品質、信譽、以至文化落差都如此大的其他例子,很可能就只得澳門關閘。

再說,香港(和澳門)都是面積甚小的地方,而相對地中國卻相當龐大,這樣大的差距,只會令到在這些地方發生的跨境貿易不限於邊界貼鄰一帶,而是遠遠深入邊境以外的地方,以至全境都受到邊境貿易所支配。

最近傳出「禁奶令」已被成功突破,有人以「e-郵寶」方式將嬰兒配方奶粉大量地寄到中國國內。雖然根據《2013年進出口(一般)(修訂)規例》,只得在離港時以隨身行李方式將奶粉帶出香港才有豁免,但事實卻證明在需求量極大的況下,要執行這條法例是近乎無可能的任務。

一直以來,香港都沒實施過入境配額制。的確,有些地方的人若訪港須先申請簽證,但簽證都是以訪港目的和諸如保安風險等因素去決定是否批出,不會因應某地已有很多人曾訪港而拒批。要香港對「自由行」實行封頂,一方面挑戰香港向來的原則,而且更是以治標不治本的方法,來解決不是自己引起的問題。(Steve Chan)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6日 下午12: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Cody網誌│國際化與陸生來臺的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