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點評:《文匯》事隔三日轉載《信報》鴻文 作者「牛耕」本月忽矣現身

我無應承過〔羅思定爆特首擬收編地區專員〕

2014-1-27 01:59
字體: A A A

呢句說話,據說是得誠對住最高領袖說的。你可以說,我引用的時候是out of context,即沒有背景的,或斷章取義。但官場流傳,有領袖「講大咗」,得誠不願認賬,確實令局面相當尷尬。

其實得誠發火不是無因,而是最高領袖身邊人士,做事不夠仔細,處事不夠老練所致。在「盲搶地」期間,最高領袖身邊之謀士,房策哼哈二將,內外夾攻,要夾走體育城,自然令雙方關係緊張。

街佬告之思定,地區事務方面,得成收到上面「柯打」,一直以來與地區專員合作無間,得到地區專員之幫忙,將地區資源大部分向建制中人傾鈄。建制想借社區會堂搞活動,總之建制人士永遠快過其他人士。建制人士想搞小型工程做好人好事,地區專員往往搞掂資源之後,還會在區議會上「鬆章」,即是叫該地區人士在區議會上提出意見,專員立即跟進及處理之,地區人士就可以成功爭取。

當然,地區人士亦會識做,總之大時大節會出馬幫手,領袖落區就幫忙維持秩序,呢個建制地區秩序,是由得誠上任以來慢慢形成。街佬告訴思定,這種共生關係,在地區上已形成牢不可破之建制地區動員力量,得誠花了不少心機,單係定期請十八區正副主席訪京就已經幫到不少忙。所以當最高領袖講,考慮擴大政治委任制到地區專員之時,難怪除了官員外,好多人會反彈。

普選來到,得地區得天下。最高領袖布置地區人事部局,有利將來自己參選,天經地義。施政報告有一段值得玩味:「我提議加強民政事務專員的角色,讓專員在地區上與區議會攜手,統籌協調不同部門的工作……給予由專員擔任主席的地區管理委員會決策權,處理部分涉及公共地方的管理和環境衞生等問題,並由區議會就工作優次提供意見。」有報道之前提過,這是用來提高專員處理跨部門之間的協調問題,若果有地區問題僵持不下,這個委員會可以直接向上投訴,直達天庭解決。

官場中人表示,這個決策機制意義不大。要改革原有機制,即係表示原有機制出現問題。但原有機制是否真係有問題呢?查實是非常視乎地區專員是否就事件「上心」以及「上身」。假如地區專員對一些跨部門的麻煩事情「有感」,現有機制可以層層上報,直達常秘,由常秘出手搞定。部分常秘搞不定就可能需要更高層出手,例如好打得或最高領袖。但事件假如連常秘都搞不定,即是已經不是地區事務,隨時是公共政策之大問題,則地區專員亦無能力也沒有辦法處理。

但假如地區專員表面支持,心中「無感」的話,不願意幫手,官場搞十幾個委員會也沒有作用。官場中人告訴思定,假如官員想做某件事,有沒有機制都會爽手處理。假如官員不想做某件事,就會建議用甚麼跨部門委員會來「拖死」之。好明顯,這個委員會的設置,基本上是用來頂住最高領袖,叉住最高領袖不容插手。地區專員與區議會正副主席加強合作,最高領袖還有甚麼空間可以插手?

〔小門內望 作者:羅思定  2014年1月27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7日 上午1:5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一件叫「黎智英」的「出土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