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立「檢疫點」疑似可行 高永文無心罔顧本地雞農

石禮謙兩公司涉港台新大樓招標 疑利益衝突照投反對票

2014-1-29 00:56
字體: A A A

港台新大樓風波再有新發展。《852郵報》收到可靠消息,原來立法會議員石禮謙擔任董事的公司,有份入標港台新大樓的工程,惟招標失敗。然而,石禮謙在表決當天卻沒有避席,更投下反對票,變相推動政府再招標,即是讓該公司可捲土重來入標,明顯有利益衝突之嫌。

故事要由協興建築有限公司(下稱「協興」)說起。根據其官方網頁,協興是新創建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新創建」)的全資附屬公司,而石禮謙就是新創建的獨立非執行董事。根據新創建年報,2013年石禮謙的袍金連津貼等就有43萬元,雖然對他來說不是一個大數目,但始終算是一份利益。

問題是,消息人士指,新創建旗下的協興,正是其中一間入標港台新大樓計劃的公司,但因為入標價過於昂貴,結果被投標委員會淘汰。

由此路進,假如現時的撥款方案被否決,政府就要重新招標,亦即是說協興隨時可以「敗部復活」,將來調整入標金額後有望成功中標。而與協興有利益關係的石禮謙,當天在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上投下反對票,客觀的效果就是增加政府重新招標的可能。換言之,也增加協興將來中標的可能,明顯存在利益衝突。

另外,同樣由石禮謙擔任獨立非執董、去年酬金達20萬元的德祥企業集團(下稱「德祥」),旗下就有保華集團;而保華集團旗下就有保華建業公司(下稱「保華」)。

消息人士透露,保華本身或許都對港台新大樓有興趣,但礙於港台大樓屬「design and build」,規模過大,保華不合資格申請。不過,按照建制派議員要求縮減規模的說法,將來假如政府把方案「拆細」再招標,則保華就合資格申請。如此一來,石禮謙的反對票其實也間接令保華得益,因此再涉利益衝突(順帶一提,德祥的主席就是TVB大股東陳國強,因此TVB如何看待港台新大樓一事,也值得大家關注)。

根據《議事規則》第83A條,在立法會或任何委員會的會議上,除非議員披露了相關利益,否則該議員不得就其「有直接或間接金錢利益的事宜」發言。本報記者翻看本月3日表決當天的片段,發現石禮謙發言前,的確說過「我申報,我係代表建造業,同埋我係兩間construction(建築)公司的非執董,我唔知有冇投到標」。然而,究竟是哪兩間公司,他當場沒有說明。這樣是否算是「披露了相關利益」,有斟酌空間。

當然,不是說申報了就等於無問題。《議事規則》第84條就指,在立法會或任何委員會的會議上,議員不得就其有直接金錢利益的議題表決,而表決時亦須退席。雖然《議事規則》沒有列明何謂直接和間接利益,但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就有文件指出,直接的金錢利益「應屬切身性質,並非僅屬遙遠或與公眾共享的性質」。由此路進,石禮謙在新創建及德祥有實質的金錢利益,而否決方案將增加協興及保華賺錢的機會,所以說這是直接利益,相信也不為過。

而其實,只要有議員認為,某議員有直接金錢利益卻不避席,則可在無經預告下提出議案要求該議員退席;而假如原議案(例如港台撥款)已通過,則議員亦可動議將該名涉直接金錢利益的議員的一票作廢。換言之,日後方案再到立法會闖關時,理論上,其他議員其實有權制止涉利益衝突的石禮謙投票。

本報記者問過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成員范國威。他指,據他在監察委員會的理解,石禮謙當天既然有作申報,其實已不算是違規。然而,范國威強調,規矩上可接受,不代表政治上無問題,因為石禮謙在相關議案上投票,的確會引起公眾疑慮,瓜田李下,最好的做法始終應該是避席。

本報記者又致電石禮謙本人,查詢他擔任董事的公司是否有入標,他就表示「我唔知喎」,又說「我20間公司上市,所以我好難講我知唔知道,但係如果佢入標嗰啲,我都唔會知」。記者嘗試再問他有否涉及利益衝突時,石禮謙已經匆匆掛線。

其實身為地產及建造界議員的石禮謙早有前科,2009年立法會討論高鐵撥款議案時,石禮謙已被揭發是港鐵及新創建的董事,被批評功能組別議員是「左手投票,右手分紅」,不過最終石禮謙決定缺席投票。直至去年香港電視不獲發牌,議員莫乃光提出引用特權法查政府,石禮謙明明是TVB大股東陳國強旗下,兩間公司德祥集團以及德祥地產的獨立非執董,卻依然投票反對特權法,被批評是有利益衝突。

延伸閱讀:

1) 一男子幕後發功 工聯會突投反對票否決港台撥款

2) 港台搬遷大樓 可賺30億元

3) 鄧忍光同意 港台向「一男子」大反擊

4) 港台暗示正受政治壓力 一男子上台成關鍵?

5) 消息人士│港台新大樓撥款真正死因:一男子從中作梗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9日 上午12:5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法院未准電視直播 仍較外國落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