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傳媒公信力調查圖自辯 5條自問自答仍存疑問

進擊之852兵團:莎翁怎令我更認定前路

2014-1-29 18:56
字體: A A A

我是夏瑋騏(Gary),《852郵報》的最新成員,在大學時讀政治學和國際新聞學。

我自小留意時事,在高級程度會考修了科通識教育,覺得很有趣,老師給我很大的空間思考、推敲發問。我想,讀書原本應該就是這樣吧。

如是我「吹水」吹足兩年,索性筆記都沒有;上課氣氛雖然清淡,但反而得到的比其他學科多。加上我是個很人文學科(humanities)的人,不太喜歡受拘束,更不喜歡像同學都參加補習班、背誦答題指引。我沒有跟從主流,人家有做的,我都沒有做,所以我自然給公開試淘汰。

此後我報讀HKU SPACE的副學士,主修國際新聞學,只想找過機會入大學,沒有想得太多。正如港大校訓「格物致知」一樣,那裏的課程什麼都要讀,從語文、歷史、藝術,到科學、統計之類,兩年內我都要讀。有些地方我做得較好,有些不太好,不過正因格物致知,我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慶幸我遇過很多好老師和同學,陪我走過這段路。完成副學士後,我進不了傳理系。那時只有一個學位收留我,就是到教育學院讀英文。

縱使教英文不是我最想做的事,但最初覺得這個學位還不錯,因為我不用為我的前途擔憂。然而讀了幾個月,卻發覺自己愈來愈迷失,甚至想逃避上學。我想了很久,決定放棄教院,再報大學。最後我還是沒有拿到個傳理學學位,但退而求其次,我得到政治學及公共行政學學位。意料之外的是,這段日子令我眼界大開,原來跳出傳理學來看新聞,可以對世事有更精闢的了解。

畢業後想過做新聞記者或是出版社助理編輯,但履歷拋出去後,往往無人問津。於是我在商界做過一、兩份工,人浮於事,無奈自己不是那方面的材料,始終每次都做得不長。有時我想,這幾年命途這樣波折,我得到什麼?

我想起從前大學時讀莎士比亞,老師說過一番話 -- 莎劇的偉大,不在於它對語文的影響、不在於它讓世人拋書包,而是它對人性描繪的細緻,把觀眾帶到感性世界,令人反思:什麼是好壞、什麼是道德、什麼是人文主義。我仍很年輕,或許可嘗試以一句《皆大歡喜》(As You Like It)的台詞來說我的體驗和感受,請不要介意我譯得不好:「縱使我受寒冷煎熬,我仍報以微笑;我不是說恭維的話:逆境全都是我好老師,令我更清楚了解自己。」(Even till I shrink with cold, I smile and say / This is no flattery: these are counsellors / That feelingly persuade me what I am.)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9日 下午6:5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港台撤回新大樓方案 將重新招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