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誠撤資且戰且走 長和系業務難捨難留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香港最後一個煉金術師

2014-2-3 01:30
字體: A A A

多謝山林仙人指路,讓我得以回到1994年的《香港年報》,重讀前布政司霍德爵士(Sir David Ford)的臨別感言。

文章題為「A Rare Alchemy」,直譯作「一種罕見的煉金術」,中文版則寫成「煉石成金」,澎澎澎澎字字千鈞,卻又只須四個字,便可總結香港的前世今世,說非大家手筆,肯定無人置信。

霍德以「西洋梁啟超」的姿態,筆鋒常帶情感地描畫「香港精神」(請放心,他沒有提「獅子山下」,自然也不會預見「私子生下」,霍德只是老老實實地說出他對香港故事的觀察與心得,如此而已)。

首先是「艱險奮進」。霍德如是說:「在我們的社會裏,昔日的蠅頭商販,亦可以搖身一變,成為今日的殷商巨富。萬一他用度失調,資金周轉不靈,迫於再次沿街擺賣,重新創業,人們也絕不會看不起他,只會欽佩他的無比勇氣和鍥而不捨的精神。」李嘉誠就是這樣煉成的吧?

再來就是「各安天命」。這方面,霍德這樣說:「在我們的社會裏,車主若掉以輕心,隨便泊放他的『平治』汽車,便很可能遭慣於冒險的走私客盜走;要知這些走私客都配備了馬力強大、體積足可容納這類車輛的快艇隨時候命。不過,如果只因『平治』汽車是一種可望而不可即的財富,便使心懷嫉妒和惡意的人對它肆意破壞,那確實是不可思議。」的而且確,那些年,香港人並不仇富;那些年,香港人依然相信可憑一己之力創富;那些年,香港實在還有不少人憧憬,自己就是下一個李嘉誠。

至於一個又一個的香港成功故事,霍德則歸因於一個基本理念,那就是:「不把個人或政府的意願強加於他人,而是讓自然演變的那個達成共識的內在機制,正常運作。」我覺得,這是「積極不干預」的最佳註腳。

霍德指出,這個基本理念得以貫徹,在於「在推行重大的新政策之前,先行透過諮詢委員會或向社會人士呼籲的途徑,進行諮詢」。這個說法,表面上是老生常談,卻其實觸及一個現政府業已散失的原則,那就是「政通度」。(明天續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3日 上午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年初四面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