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五大謬誤#2:香港只是個「地方行政區域」?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二十年前一條香港好漢

2014-2-4 01:30
字體: A A A

香港二十年前還是一條好漢。

前布政司霍德在1994年的《香港年報》寫了一篇臨別贈言,中文版題為「煉石成金」,文中提到諮詢市民的重要性,而諮詢工作的成敗,取決於「政通度」(accessibility,中文版譯作「溝通渠道」)。

根據霍德的說法,政通度「不僅是指市民與公務員之間的基層溝通,還包括各級政府人員之間、為應付政策推行次序上的改變,而須調協的種種事務。現時各區政務專員均設有聯絡熱線,直駁往土木工程師、建築師、房屋事務經理、築路工程人員及曾負笈海外、接受城市規劃和行政學最新訓練的各方俊彥。政府電話簿也因為增加了這些專業人員的號碼,而顯得愈來愈厚重。這個網絡旨在使政府更快回應市民的需求,並且更為負責。縱使政府並不干預他們的謀生自由,這些市民都不再接受遙不可及的管治方式」。

當時的政府電話簿,不但愈來愈厚重,更十分前衞,因為除了可以找到「您的公僕」的辦公室電話,就連住宅電話都有(我說「前衞」,是對照當下實情而說的……我諗你明我意思)。

而最能體現政通度的制度設計,肯定是星羅棋布遍地開花的諮詢委員會。回歸後,這個制度設計表面上原封不動,卻其實已爛到入心,蓋因其諮詢功能已蕩然無存,而變成赤裸裸的「派片」。

其中,最令人搖頭嘆息的是中央政策組非全職顧問,不是給了「富二代」,就是給了「新晉左仔」。套用一句極老套的說法,就是「言路盡塞」,以至未能消弭民怨於萌芽之時。

總之,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掟蕉、掟雞蛋、掟粟米斑塊(話時話,假如這三樣東西同一時間掟出去給煲呔,可謂等於請他吃一客茶餐廳午餐)。

霍德還將小國寡民的理想投射在香港身上:「香港人團結一致、和諧共處,儼如一條強大的村落,實在極為幸運。這條村裏,一切事情都是按照優良傳統、行之有效及可予信賴的方式處理,各階層的人彼此認識。黃大仙的黃大嬸,人所共知,與總督同樣有權受到尊重。但願香港永遠保留這最可取的一面。」這個「永遠」,由回歸開始計算,頂多只有十五年。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4日 上午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我能猜到你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