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黃聘彭定康當歐洲業務顧問多年

李嘉誠撤資且戰且走 長和系業務難捨難留

2014-2-3 08:00
字體: A A A

故事,得由去年3月25日早上的一句話說起!

當天在灣仔的會展中心外,雲集了中外逾百間的傳媒機構代表,因為當天正是歷時約半年的「特首競選」終極結果揭盅之時,來自選舉委員會逾千個選委,陸續抵達會展投下特權的一票,當中包括香港首富、長和系主席李嘉誠。

2012年的特首選舉,過程峰迴路轉,由於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被揭出家中僭建地牢,於是選情逆轉,加上來自西環等的發功,令梁振英的聲勢在最後關頭變得一時無兩。當時,他隱瞞的僭建又未被揭穿。於是,他民望雖低,卻仍成為了頂頭大熱門。

不過,儼如是本地商界龍頭的李嘉誠卻並不賣帳。他在選前十天,先罕有地發表聲明,強調自己將在選舉中投票給唐英年,至選舉當日早上,當李嘉誠到達會展時,被在場記者追問是否仍會支持唐英年,他再直截了當肯定地答了一句「係」,然後在投票前後,兩度在鏡頭前特別跟唐英年握手。及至他離開時,記者追問他的投票意向,李嘉誠也沒有如某位巨富選委般故作神秘,只清楚有力地說出了「八個字」:「我投票給唐英年先生。」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說:「八個字,道出好多人生意義」,而李嘉誠說「我投票給唐英年先生」這「八個字」,沒能為唐英年力挽狂瀾,唐英年最終在選舉中「墮馬」,換來焦頭爛額,夫妻相擁痛哭,而同時更意味著一場中港資本企業的板塊大移動的正式開始。

所說的,就是市場一直盛傳的「超人撤資」。

其實,李嘉誠早在特首選舉之前,早也同樣高調地表示過,無論何人當選,都不會如傳言所說的撤資,但特首選舉涉及最高權力的變動,而李嘉誠高調支持的人選,最終未能如願以償頂上權力寶座,又焉會不對他的商業王國帶來衝擊與動盪?更何況,數字與數據,足以反映過去18個月的實況。

「三個字」可概括之,正是「且戰且走」!

《852郵報》翻查資料,在過去半年多,即由梁振英上台一年後起計至今,李嘉誠旗下的商業王國,在中港兩地頻頻相繼拋售物業變賣資產,先有長江基建(01038)在7月份,以總值逾8600萬元出售持有的107國道駐馬店路段66%權益;翌月,長和系又以26億元出售了廣州西城都薈廣場。及至10月,集團再以71.6億元出售上海陸家嘴東方匯經中心OFC。

而在踏入2014後,市場再迎來另一重磅交易消息,長江實業集團旗下的ARA基金,再以估計達30億元人民幣的成交價,賣走長實在南京的唯一物業新街口的國際金融中心。

南京國際金融中心位於有「中華第一商圈」之稱的南京新街口西南角,樓高達220米,是當地地標建築之一,發展商為招商地產,在2008年時招商以16億元的價格轉售予ARA,後者持貨5年,即以一倍價錢拋售。有在長實內部工作的消息人士透露,集團確不斷處理變賣內地資產的交易,甚至有傳言指當集團內地資產變賣得七七八八後,過去負責內地業務的會計人員,將會被安排調職甚至會離職。

覆巢之下,安有元卵!李嘉誠一連串的「拋貨」行動,也包括「老巢」香港。

去年中,集團就證實正研究重組零售業務,包括把百佳超級市場的業務掛牌求售。消息一出,市場譁然,惟最後因作價未能答得合攏作令交易作罷。有商界人士就曾作統計,發現李嘉誠出售的資產,總共涉及金額就多達410億港元。

這邊廂變賣資產,那邊廂李家卻又頻頻「入貨」。然而,地點,卻是在歐洲。

李嘉誠正積極擴展在海外的業務,和記黃埔與長江實業過去三年,總共完成11宗重大收購案,僅是去年上半年,就完成4宗海外收購,共耗資248.7億港幣。收購目標包括買入電力公司、電訊公司等,令李嘉誠成為歐洲基建及電訊業的巨額持份者,有英國媒體更形容,李嘉誠要併購「整個英國」,同時令李嘉誠「棄中投歐」的說法更喧囂至上。

面對撤資之說,李嘉誠多番強調只屬商業決定。他在去年9月,更忽然現身傳媒飯局,表明長和系絕不遷冊。不過,他早前卻罕有地沒有在集團全年業績及股東大會後會見記者,相反,卻在去年11月底高調接受內地《南方都市報》獨家專訪,當中同時反駁指長和系撤資的說法是「大笑話」,重申長和系永不離開香港。

問題是,長和系永不離開,不代表其他資本不會進來,更何況市場的「餅」之大小有其局限,沒有轉移,後來者又何以利益可分配?《信報》特約評論者練乙錚早在2012年2月初,曾率先提出「板線論」,點破當時特首選舉的本質。

簡而言之,唐梁之爭,是代表兩大資本家陣營板塊的對決,背後各有同樣來自北京中南海,卻份屬不同系統的「黨線」撐腰,亦因如此,雙方期間互遭揭破黑材料的程度,才因此如此慘烈得根本不留情面。

練乙錚當天是如此寫的:「梁的二線板塊,未得利益比既得利益多,因此採取攻勢,務求突破現狀、變天」,綜觀過去鮮有發言的二線發展商,過去年多卻多次開腔發表偉論「指點江山」,以及不同的紅色資本大舉進駐香港,練乙錚當日的觀察,就算未必百分百全中,亦是差距不遠矣。

去年11月底跟李嘉誠作獨家專訪的《南方都市報》,而同一個月份之初,就曾發表一篇專題文章,分析「李嘉誠“撤資”的十個理由」,包括:

1.          拋售不那麼賺錢的業務

2.          資產重組,優化佈局

3.          憂慮香港和內地樓市前景

4.          成長為“跨國公司”的發展之需

5.          用腳投票,離開變得更仇富的香港

6.          投資環境惡化

7.          為自己留一個好名聲

8.          與梁振英政府不和

9.          人脈難以傳承

10.      接班者李澤鉅的選擇

十大理由,由出於商業原因,也包含政治因素,但都反映政商兩個層面,都欠缺利好因素,而隨著美國今年開始逐步退出量化寬鬆政策(QE)後,分析更直指有六大信號反映中國民間不少人士,認為此舉勢對中國經濟的衝擊,而形勢更相當不樂觀。而被視為信號之一的,正是李嘉誠持續拋售大陸資產的舉動,並開始引發部分大陸企業家跟隨。

究竟李嘉誠的「撤資」是因還是果?又或是因果交纏?但客觀事實已經擺在眼前,就是一切都是從過去兩年間忽爾發生。誠如毛澤東說:「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而恐怕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撤資」,當中的關鍵,正是繼續留守的下場,恐怕只會換來一盤的蝕本生意。

1ad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3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香港最後一個煉金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