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y網誌│我所見的臺灣過年

黃軍禮

-聞東聞西

出生時剛剛好趕上八十後的尾班車。做過老師,進修過國際關係。志願是做一個對社會有貢獻、對家庭有承擔的好人。期望能在此Blog與讀者分享南北東西有關國際關係的種種見聞。

黃軍禮網誌│涂謹申成為香港「外交局局長」?

2014-2-1 10:30
字體: A A A

接受香港政府委託,協助馬尼拉人質事件受害者及受害者家屬與菲律賓商議賠償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既要會見馬尼拉市議員洪英鍾;近期又緊接特首宣布「制裁措施」後出場,表示全力支持政府措施,彷彿成為了香港的「外交局局長」。政府不以問責官員牽頭與菲律賓交涉,反而「無厘頭」委託一個立法會議員協助談判,中間到底搞乜東東?

查實按照《基本法》,香港政府不能獨自處理外交事務。根據《基本法》第十三條,香港的外交事務由中國政府管理。然而,在該條例中,中國政府亦同時「授權香港依照本法自行處理有關的對外事務」。到底「外交事務」與「對外事務」兩者之間有何差別?

《基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條能給我們頭緒,該條表明香港可在經濟、貿易、金融、航運、通訊、旅遊、文化、體育等領域以中國香港名義,單獨與世界各國、各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保持和發展關係,簽訂和履行有關協議。由於這些領域大多牽涉經貿,香港大部分對外事務,如參加世界貿易組織會議、與其他國家簽訂貿易協定等,實際上由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處理。至於特首出訪,其行程則由特首辦負責。

然而,菲律賓人質事件與商貿無涉,特首辦又欠缺真正與外國元首會面的「常識」,欠缺「外交人才」導致香港在處理菲律賓人質事件中多次受制於人。首先是人質事件發生時,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拒接當時的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電話,並指香港並非主權國家,其首長無權直接聯絡他。

第二次則在數月前,現任特首梁振英及特首辦在東盟會議會見阿基諾三世期間,均未有留意菲方「悉心」的座位安排,任由阿基諾坐在主席位,堂堂香港特首卻坐在一旁,看似下屬接受上司訓示。由此可見,以香港現時的規章制度,根本無法獨自處理人質事件、更難以培養懂得處理「外交事務」的專才。由是觀之,既然涂謹申自告奮勇,亦難怪特區政府樂得將這個「不方便任務」交給他,令他成為疑似「外交局局長」。

菲律賓的勢力在亞洲其實不容忽視。菲國與美國關係一向密切,近年更敢於與中國爭奪黃岩島主權。特區政府以取消每年七百多名公務及外交免簽證安排作為「制裁」手段,對菲國來說「肯肯定」係「得啖笑」。平心而論,在《基本法》的制肘下,香港政府在談判中如得不到中國支持,能對菲律賓作出制裁的手段確實不多。由此路進,香港「弱不禁風」的制裁,任由涂謹申代言外務的種種「異象」,歸根究柢反映中國政府不願觸怒菲律賓影響南海大局,因而無意在人質事件中全力為香港出頭。(黃軍禮)

(香港電台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1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夏瑋騏網誌│快樂王子快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