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開花│黃之鋒:會承擔法律責任自首

雲闊天清網誌│夜訪鴨脷洲

2014-10-20 21:13
字體: A A A

天全黑了,在香港島鴨脷洲北岸海旁,可以度過一個悠閒舒適的晚上。

有這樣一種「旅行」,你不需要去外地遠遊,只需把握茶餘飯後短暫的時刻,暫時放下心中的包袱,到附近自己喜歡的地方,可以是去海邊吹風,或是去公園散步,將自己的心散在四方,消磨一個愜意的晚上。

這晚,C君和我,兩個想去旅行的香港人,來鴨脷洲北岸海旁,去了一晚旅行。C君是我初中的老師,我們九年前就已經是朋友。初中時我有一段低落的時期,幸得C君陪伴我度過,讓當年初中的我長大了不少。直到現在,我們還維持著亦師亦友的關係。

兩個人從香港仔的橫水渡碼頭坐船到對岸的鴨脷洲風之塔公園。船上的燈像流動的星,一片朦朧的白光覆蓋在海水上。偶爾一望出船外,遠處的燈光的鋒芒就攝入視野內,彷彿那道光就要闖過來。船上的人影晃動著,浸染在一片夜色之中。船程只有一分鐘長短,下船後,人聲漸遠,遂有一片不吃人間煙火的寧靜。

有這樣一種情誼,即使兩個人失去了共同的背景,即使兩個人年齡相差二十載,即使兩個人因生活忙碌而聚少離多,他們的友情也不會間斷。C君像雨季中的月亮,我不常見到她,但每當我想起她時,她總能朗現於記憶之中。她課堂上教我的知識,我可說是全都忘記了,但她教給我的,實在遠比其他中學老師教我的更多更深刻。她活潑的思維,總能教人脫離陰霾,重覓心境的亮光。她對人的熱情感染了我,往後我跟不快樂的人相處時,也會模仿她發放正能量。

其實我們本就住在不遠處,但她為旅行賦予新的定義: 到喜歡的地方散步,也算是一種「旅行」。在C君身上,我總能學會放鬆自己的方法,九年前如是,現在亦如是。間中有跑步的人在擦身而過,顯得正在漫步的兩個人節奏緩慢。大概只有經常身處繁華熱鬧的市區,跟狹窄的街道丶嘈雜的背景和混濁的空氣打交道的人,才會特別嚮往這片寧靜,以及被大自然包圍的感覺。低垂的夜幕掩蓋不住草地的綠,在淡黃的街燈下,那道綠仍然在流動著,跟來訪者的步伐互相呼應。

我們甚麼話題都會談,但我們也不需要說很多話,一起分享和欣賞同一片風景,也是我們的交流方式之一。我們繼續走到風之塔旁邊。風之塔這個名稱,讓人聯想起宮崎駿的漫畫作品《風之谷》。我以為風之塔會閃閃發光,成為公園耀眼的路標的,這晚卻無緣得見這種風采。

有這樣一種景色,讓人有歲月渺茫之感。我們走到水月宮古廟前。這座廟據說有百多年的歷史。在班駁樹影中,被秋風環抱的這座古廟,似逆轉了這片地的時空。受變遷的世事沖擦後,依然清和淡遠的一座古廟。我幾乎忘記自己身處香港。

兩個人乘船回到香港仔的橫水渡碼頭。這片流動的海,分明是在紛擾變幻的城市中,一道怡人的清泉,而夜訪鴨脷洲的遊人,在飄浮的船中,忘記了日和夜。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0月20日 下午9:1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杜汶澤:電影幕後工作人員,嚟幫助學生已經廿三日嘞!我作為監製,非常擔心!所以我係嚟勸佢地返屋企嘅!不過佢地唔肯走。唉!咁~算~啦。咁我唯有坐一陣再勸~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