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na網誌│空姐機師淫亂實錄

陳玨明

-獨角秀

在香港土生土長,由英殖到回歸再到香港原來已經變天,唔理係左膠定右膠,只知道作為正常人,此時總少不免對過去美好日子心生懷緬。近年不時離港外遊,去玩去做嘢,不用行夠萬里路,已經發現香港自以為很進步,但其實不知鬼咁落後,各地在急起直追,甚至早把香港拋離,但香港人香港政府都好似未知死,眼見香港各樣的不濟,積積埋埋,竟數得心底出愛恨香港的100個理由,實在不吐不快,也提醒自己要認清時勢,千萬不要陶醉在井式玩泥。

陳玨明網誌│愛恨香港的100個理由之7──澳牛算乜?咪走雞最得!

2014-2-2 12:00
字體: A A A

如無意外,網誌出街之日,應是大年初三,在此先祝各位讀者馬年萬事如意!

「獨角秀」談「愛恨香港的100個理由」,過去6集都寫了香港的不好,由商場了無新意到樓價超貴,從夜市只會劏客至對待長者不留情面。踏入新年伊始,今期呢集決定唔再「講呢啲」,一於講次香港的好事。

今個星期,網上有博客史兄的潮文《澳牛的黃昏》,分享自己最近光顧佐敦澳洲牛奶公司的經驗,一個明明以「待客如丐」及「炒蛋滑如忌廉」的享譽香港的茶餐廳,現時炒蛋質素下降而伙記的態度又變好,從兩件事慨嘆本土的優勢消失,形容是「炒蛋沒了,澳牛沒了,香港也沒了」。

曾經,我與澳牛其實都有過一段情!它可是我在某年某月某日的假想敵。

話說當我踏入合法工作年齡,人生的第一份工,就是在澳牛100米外的另一間茶餐廳當樓面兼外賣仔。在《852郵報》工作,我會大大聲告訴雙親說:「我是這裡的老闆……個員工」,而當年在茶餐廳工作(茶餐廳個名搞鬼,叫「咪走雞雙喜茶餐廳」),我卻不能告訴其他伙記我其實是「這裡的老闆……個仔」,「太子爺」的身份沒有任何着數,反而因為知道是屋企生意,所以只會更落力。

送外賣的日子,我跑遍白加士街、吳松街、廟街及柯士甸道一帶,當然也對澳牛門外總有長龍的場面羨慕不已,暗忖究竟有什麼魔力,可以令人人都得以食之。不過因為是競爭對手,當然唔方便走去試食。順帶一提,由於送慣外賣,深知每次外送都是血汗,所以自己正式投身社會工作時,每叫外賣時都一定會畀貼士,也在此敬告《852》仝人,特別是叫外賣最多的火箭,千祈唔好咁孤寒。

其實,咪走雞準確來說是家族生意來的,姑媽阿叔嬸嬸都有在茶餐廳落力落腳,而因為是「自己人」,對咪走雞的生意數字總算瞭如指掌,例如每天生意最高峰在早餐,一朝早可以做到3000元生意額,以當時20元一個早餐來說,即賣足150份早餐,茶餐廳得30個位左右,換言之在8至11時的3個鐘,可以做足5轉客,論成績,絕對不遜於澳牛。

對十多歲的後生仔來說,最愛最常食的多數是麥記,但因為在咪走雞工作,我開始認識香港的茶餐廳文化,必須指出,那是獨一無二的香港地道食肆,是其他地方一定找不到的(另一種應該是茶樓點心)。

在台北及廣州,偶有一兩間打着香港茶餐廳名堂的食肆,嘗試對港式茶餐廳作模仿,但效果完全「唔係路」,香港茶記的特色,是伙計服務快、靚、正,有如雜耍的手捧4杯奶茶,又或一手拿起6杯清茶,而且落單總會有外人看不明的特別代號,例如水原來是例湯,爆檸其實是凍檸茶,打爛是炒飯,還有羅友、206、306、29、肥妹等,所以現時翠華用上電子手帳來落單,更沒有了所有的茶記食品而全變套餐,這比起「澳牛的黃昏」才更叫人傷感。

究竟茶餐廳還有什麼會令人欲罷不能?初十再講。

圖說:咪走雞生不逢時,幾年後已經轉手結業,當年未興數碼相機及智能電話所以沒有留下紀錄,卻難得在開飯網站找來一張舖頭門口照!(陳玨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日 下午1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建平網誌│維權律師也要別人替他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