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祖堯:我嘅德行麻麻地㗎咋

遍地開花|《紐時》社論:爭民主須抗爭 反不公得均富

2014-10-22 18:21
字體: A A A

早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向國際媒體表示,若果未來特首候選人由公民提名,選舉很可能就會被貧窮人口支配。就著這種說法,美國《紐約時報》昨日隨即刊登社論,題為<香港的貧富懸殊>(Inequality in Hong Kong),講述香港近日出現的大型集會活動,歸根究底是市民收入差距持久擴大,而這種現象卻正源於一個不公平的選舉制度。

文章指出,即使特區政府官員跟學生領袖進行對話,表面上或會緩和街頭的緊張局勢,但在問題的癥結,始終未見得到妥善處理。當中要害,是北京方面未有履行承諾,拒絕允許香港推行全面與公開的民主選舉。正因如此,面對街上堅持爭取真普選的群眾,一眾官員即使有跟學生對話,卻沒有把針對社會不穩的狀況而須作出的根本改革,納入議程。

與此同時,文章引述該報報道稱,香港正面對愈來愈嚴重的貧富差距。在現有的制度中,一小撮「精英」在中國崛起的進程中最能受惠;然而中產及工人階級的收入與就業機會卻背道而馳,顯得愈來愈少。文章認為,基於「精英」控制著香港最賺錢的行業,是以他們最害怕更民主的制度、更害怕社會均富,從而損失他們在此愈趨壟斷式裙帶資本主義的環境中,所得的既得利益。

香港的佔領中環,往往會令人想起數年前美國的佔領華爾街。前後兩者,都是帶著政治議題及抗衡貧富懸殊的社會運動。可是前者跟後者的不同之處,是香港受制於一個極權國家,絕不容許有異見分子來試圖改變現況。不是說後者的美國沒有問題--那裏的政黨往往將選舉勝算及政治捐獻凌駕於公眾需要;但美國正是有選舉及其他途徑,才能確保選出更能回應社會訴求的領袖。

最後文章總結,無論是香港或美國,將健康的民主制度與健康的資本主義連於一起,方可以提高生活水平。這是一個值得爭取的目標。就像其他值得爭取的目標一樣,假若沒有經歷抗爭,它是不會容易得到的。

(網絡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0月22日 下午6:2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周融:(反佔中)簽名要為政府提供足夠的民意授權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