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獨立評論人協會」月底成立 共推「三大任務」

梁智鴻誤揭梁特「走數『偽』術」

2014-2-4 16:35
字體: A A A

行政長官梁振英上月公布《施政報告》,當中對標準工時問題隻字不提,換來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陳婉嫻揶揄「我唔夠力所以你冇嘢出」。梁振英後來再被傳媒質問時,他竟還以語言「偽」術來回應,稱「唔提唔等於唔做」,其決心多少,可見一斑。

而關於標準工時,梁振英在他的「執政政綱」中表明,「跟進現屆政府就標準工時的調研,成立專責委員會,包括政府、僱主和僱員代表、學者和社會人士,共同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工作及涵蓋範圍,關注僱員超時工作的情況和安排」。從中可見,政策是以「立法」為方向目標。但標準工時委員會主席梁智鴻今早的一番話,似乎揭露了原來現實是另一回事。

去年4月、即梁振英上任後十個月才正式成立的標準工時委員會,正展開首輪公眾諮詢。但由梁振英委任的委員會主席的梁智鴻今日卻表示,委員會現階段並無既定立場,希望透過諮詢,了解各界是否希望以工時政策,處理打工仔工時普遍過長的問題。

對於有工會批評,委員會只探討標準工時問題,並無研究立法的可行性等同「走數」,梁智鴻不單沒有為梁振英「解圍」,反而「理直氣壯」地表示,政府要求他探討標準工時問題,但沒有講明是研究立法,強調自己的責任只是盡量收集意見,向政府遞交適合香港的方向,「我想直到今日,我們都未討論到是否應該立法,只是在大原則上覺得,工時政策是否一定要實行呢?如果實行工時政策,究竟是否標準工時?多少小時才是標準工時……仍然在研究這些背後的事,所以未去到立法與不立法。」言下之意,猶如揭穿了標準工時委員會的成立,原來跟推動標準工時立法,本身並沒必然關係。

問題是,何以梁振英明明在「執政政綱」白紙黑字作出了承諾,卻仍然可以有這個立法與不立法的「微調」空間?追本溯源,時間不妨返回去年的4月9日!

當天,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就標準工時委員會的成立,回應傳媒提問。當張建宗被問到「梁振英在競選的時候曾承諾推動標準工時立法,那可否承諾今屆政府能完成立法?」時,他即振振有詞說:「在他的競選承諾中,梁先生當時說會有委員會跟進研究報告書—即梁醫生剛才說的這份已在坊間的報告書,共同去研究,用的字眼是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即是去研究這議題」,而張建宗再被問到「《施政報告》是說要推動標準工時立法,但現在委員會的任務卻是研究會否立法,那是不是退步了?」時,他就斬釘截鐵表明「不是」,同時重申「我以往已經解釋了很多次,《施政報告》不是用這些字眼,大家不要糾纏在這些字眼上」。

必須指出,最低工資、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堪稱本港勞工界力爭的「三大任務」,而從最低工資立法到實施前後需時三年計算,爭議性更大的標準工時立法,自然需時更是有多無少吧,故外界因此質疑,標準工時立法在梁振英任內,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如今卻萬料不到,如此想法竟然已太過一廂情願,梁智鴻現在的工作,原來不包括「研究立法」這一部分。

如果要「必也正名乎」,參考08年成立的「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是負責研究如何釐訂最低工資水平和訂立檢討機制,這個「標準工時委員會」,原本已應改稱為「臨時標準工時委員會」,但如今最合適的叫法,恐怕更要是「研究標準工時不包括立法委員會」吧!(港台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4日 下午4:3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微博傳情網誌│男人應該向愛侶說的12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