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城有市民開傘抗議

王利民網誌│Friend過打傘

2014-10-31 21:02
字體: A A A

928至今轉瞬滿月,由親歷警察以催淚彈招呼手無寸鐵民眾的那一刻開始,確信我城已進入了一個新年代,一個抗命時代。之後就算走在相同的大街上,縱非身處金鐘、旺角、銅鑼灣等佔領地,也每感陌生。而心情沉重複雜,更是筆墨不能容,既怒不可言,復痛不欲語,反正一個多月也寫不出幾隻字,在此亦為脫稿多時,向編輯請罪。

然表面上的生活如常,食飯、返工、行山、作息、當然活動與活動之間且存在很多的「佔領」空間,還有就是忙於清理臉書上的朋友,概稱unfriend或者在電話裏退出群組。

自從whatsapp和其他的通訊應用程式興起後,每個人電話裏面都會有很多群組,個別交遊廣濶的朋友,更是多不勝數。這些群組的設立,不少只是為了飲飲食食,約埋一齊飯聚、旅行等等。簡而言之,純以活動安排為本,但活動過後,群組卻會維持好一段時間,情況猶如巴士車身上那落畫已久的電影廣告,直至有一個主動退出,其他人自會爭先恐後相繼而去。

除此,其他的就是多與工作有關,或因應各種關係的組合。譬如說,不同階段的畢業同學會、某年某莊,隸屬團體等等。我的其中一個群組就是小學同學會,對於一些20多歳的小朋友,有小學同學會不大稀奇,而我這個小學畢業已經卅多年的大叔,小學同學只是曾經擦身的過客。近年有人發起,方有機會重聚,然後還特地設立群組保持聯絡。其實幾十年的經歷際遇各有不同,價值觀亦有很大程度的差異。風花雪月,又或過時過節的罐頭祝福訊息還可一笑置之,偶爾有人藉機傳教或硬銷,我已差點按捺不住。

再者心知自己不識時候,所以我從不撩事鬥非,主動提及一些政治和富爭論性的社會話題。不過在這危急之秋,關鍵時刻,若聞聳聽危言,也請不要怪我擇善固執,據理力爭。而純靠科技維繫的淺薄友誼,其實脆弱得很,又怎耐得著考驗。況且我將近半百應知天命,其他相識何嘗不是,總該好好珍惜時間,做一些真正值得做的事上,又或花在值得相交的人身上。與其徒費精神和曾經 「認識」的透過智能電話作口舌之爭,何不知趣識相而退,免得動氣傷身,這總比盲從那些不知出處卻可起死回生的養生秘方實際得多。

同一道理,unfriend皆因由friend起。然社交網絡的交朋結友,往往重量不重質,(臉)書友萬千,到底有幾分真心幾分知,你話呢?因誤會而結交,藉了解而分手,誰曰不宜。

所謂「時窮節乃現」,亂世亦正好見人心。表面上謙恭溫順的好好先生,撕破面也要痛罵有人破壞法治,擾亂社會秩序,然後還要狠狠的拋下一句:「抵佢俾差人揼!」如此法治觀念,夫復何言。另有整天嚷著不識政治的C9輩,異口同斥政棍煽動「無知」學生,並為外國勢力所乘,顛覆香港,衝擊國家安全,言之鑿鑿,人云亦云……試問面對種種樹根元秋式的胡言歪理,豈能無動於衷,unfriend可也。

「友」者,二千多年前的《禮記》已載:「同志曰友」,也就是說志同道合方可結友。若退一步,不計政治立場、價值觀、意識形態或個人信念,這些形而上的要求,起碼彼此的志趣要相投。因此不評時政、不論國是,只談上山,或聊下廚,本來相安無事,亦無不可。惜生在大時代,誰能置身事外,社會撕裂不過將深根的矛盾赤裸呈現,「大家無謂再呃自己話,出面一切都正常。」世道如此,交友亦如是。以前有句俗話「friend過打band」,現我只知friend要「friend過打傘!」

(《蘋果日報》網頁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0月31日 下午9:0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遍地開花|外媒:佔領無礙香港營商環境 是好是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