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空奪權〔羅思定論民政局常秘辭職〕

教育局「非法定語言」論 突顯現屆政府法盲

2014-2-5 03:07
字體: A A A

繼食衛局局長高永文誤引法律理由,而禁絕本地農戶雞隻出市之後,連教育局都混淆香港的法定語文,指廣東話是「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卻其實,香港的法庭已使用廣東話審訊多年,立法會議事同樣使用廣東話。如果廣東話「不是法定語言」,那麼香港須否頃刻間把一切推倒重來?

早在2001年,民建聯前立法會議員程介南已曾向高等法院原訟庭申請司法覆核,以爭取把他被控告、正由區域法院審訊的案件,交由一位懂得廣東話的法官審理。法官夏正民雖以法庭可提供傳譯為由駁回程介南的申請,但在判辭中已假設香港法定語言(official languages in the spoken form)包括英語和廣東話。

而在1998年7月,特區首屆立法會第一次會議以決議案形式通過的《議事規則》,已經列明「議員在立法會發言,可用普通話、粵語或英語。」

由此可見,對於特區的立法會以及司法機構來說,廣東話已經有法定語言之實,而非什麼「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

而事實上,1997年後的立法會,在絕大部份會議時間,議員都是以廣東話發言。至於司法機構,則曾於2002年回覆報界查詢時,提到「就香港的情況而言,口講的中文通常是指最多香港市民使用的廣東話,但亦包括普通話,及不排除其他中國方言。」

除此以外,2008年刊憲的《建築物(規劃)規例》第82(3)條規定,暢通易達升降機廂(accessible lift cars)「須有英語、廣東話及普通話的聲音報訊」(An audio indication in English, Cantonese and Putonghua of the stopping floor shall be provided.)。因此升降機須以三語提供指示,是有法律依據。

要是教育局指是「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是要推翻廣東話的法律依據,那是否要連司法機構多年來用廣東話審理的案件的判例,以及立法會用廣東話開會通過的法案和議決,都一併推翻?

猶太裔語言學家Max Weinreich曾說「語言就是擁有陸軍和海軍的方言」(A language is a dialect with an army and navy,歐洲猶太人語言Yiddish的原文為「A shprakh iz a dialekt mit an armey un flot」)。廣東話雖沒有陸軍或海軍,但在香港而言,廣東話的地位卻肯肯定有法律根據。

而事實上,在中文之中廣東話雖常被稱為「方言」,但「方言」除可解作「dialect」外,亦可解作「地方語言」(regional language、regionalect)。以中文或漢語各「方言」間發音、語法和用詞分歧之大、互相溝通之困難,它們究竟是「regional languages」還是「dialects」,在西方語言學家之間其實早有定論。

:教育局該段原文為:「……雖然基本法規定中英雙語為本港法定語言,但接近97%本地人口,都以廣東話(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作為家居及日常交際的常用語言,而英語則多作商業用途。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定語言,普通話的使用日見普遍,反映內地與香港經濟及文化的緊密聯繫。」

延伸閱讀:
另立「檢疫點」疑似可行 高永文無心罔顧本地雞農

(教育局網站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5日 上午3:0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你認為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應該留任還是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