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給不會哄愛侶的男人#2

政改五大謬誤#5:只要一人一票就應該先「收貨」?

2014-2-7 11:00
字體: A A A

距離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時間只得3年,而如果假設提委會最終仍是與目前的選委會組成方式一模一樣,兼且考慮到提委會「按民主程序」來產生行政長官候選人,則提委會選舉更肯定須比過往選委會選舉更早,必須最遲在2016年第3季左右完成。

時間這麼緊迫,是否代表大家應該「將貨就價」,只要看似是「普選」的方案,都應該先行「收貨」?

的確,從法律角度而言,行政長官的選舉辦法可以改完再改,即使實行真正的普選之後,修改機制仍舊適用。《基本法》附件一如是說:「二○○七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粗體為本文所加,下同)。(關於立法會選舉辦法的附件二則為:「二○○七年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如需對本附件的規定進行修改,……」)

但同一時間,關於行政長官選舉,《基本法》第45條的字眼是:「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至於關於立法會的第68條,則是「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

那麼,一旦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辦法被官方視為「普選」,因此已完成第45條「最終達至」的要求,卻又不是「真普選」,乃至到及後於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辦法仍保留票值不均的功能界別,仍被官方視為已「最終達至」「普選」,又怎麼辦?

有一點必須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普選不只是等於一人一票。普選還包括票值均等、以及參選權/被選權沒有不必要的限制。舉個例子,香港的立法機關早在1991年的立法局以來都是一人一票,但同時有些人卻有兩票以至三票,而且第二以至第三票在不同界別的影響力有很大落差,根本就不是「普選」。

當然從法律角度,即使已「最終達至」真正的普選,附件一和附件二有關修改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辦法的條文仍然有效(例如即使已落實普選,日後若要增加立法會議席數目,都同樣須「三部曲」或「五部曲」),但如果當局認為假「普選」已是真普選,已「最終達至」,政治上還會否再去修改?

再者,何謂「最終達至」,全國人大常委會會否隨時再行「釋法」,甚至會否另到附件一和附件二的相關條文失效,都是未知數。

因此,應否暫時「收貨」,待日後再行「完善」,不只是法律問題,更是政治問題。

雖說,港人爭取真普選已經卅年,而且亦急須普選去解決社會的多種問題,一旦行政長官無法在2017年實行普選,普選立法會的時間亦會推遲,但只恐怕,一旦採納不符普選標準的「普選」方案生根,則永遠都爭取不到真普選,問題永遠都得不到解決。

(網絡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7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民建聯經民聯阻立會跟進機管局「搬龍門」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