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正義」app撐反佔中商舖

讀者投稿|佔領運動衍生的信任危機

2014-11-9 19:05
字體: A A A

因佔領行動而產生的信任危機,若不陰謀論地推想這是「一男子」的策動計謀外,就是人類的劣根性之一,試問自己一句:「你曾否真誠地去相信一個人?」

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就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則,以競爭去換取成功的果實,冠軍只有一人,即所謂一仗功成萬骨枯。在家庭關係上,父母質疑子女沒有能力承擔大事,或覺得子女不應該參與破壞社會秩序的運動,那無疑是用了父母所謂「成人」的角色和經驗,完全否定了子女作為青年人的理想。沒有理想的人,和傀儡有何差別?斗膽說句,20或30年後,你們父母退休,可以合理地指出,「世界是屬於你們的」,然後不負責任地將問題留給下一代的你們,這是你們的世界嗎?

這是何其羞恥之事,就像古代皇帝戲弄青樓女子而食之無味並厭棄,就隨手賞賜給下屬,這是父母一代應做的事嗎?父母的一代,你們也是這樣被成長的,沒有醒悟的你們,是完完全全欠了下一代。這是你們父母一代信任子女的表現嗎?你們不信任子女,就是不信任你們自己。戲虐:常罵子女不長進,即是父母基因差,生不了會長進的孩子。

真正的信任,不是去學習如何相信人,信任根本不需要學習。信任去相信別人,是與生俱來的情緒(Plutchik, 2001),而愛(love)就是信任(trust)和喜悅(joy)結合所產生。沒有信任,那有愛。連構成社會的基本單位—家庭—也沒有信任,社會何來信任。一代又一代,在資本主義下生存,人際互動只是建基於公平和交易原則,被妥協與妥協,連教育下一代也是這樣,孩子一生下來,就要遵守叢林法則,這是信任與愛的表現嗎?

生孩子,就要真誠相信他們是真正的、社會將來的主角,而不是令孩子們被信任「袋住先」,將來也是你們的一類不切實際諾言,因為說這些諾言的人,30年後已不在人世。就算長命百歲,他們到歸老時候,或會真誠地數算自己的得失,而深感惶恐地面對死亡。

當有威脅時,父母會認定是危機,便會產生恐懼,恐懼的行為反應只是逃避,因為逃避是可以彌補他們脆弱心靈需要的「安全感」(Plutchik, 2001),於是他們掩耳盜鈴般妥協。但這不是父母給子女的安全感,而只是他們給自己的安全感。因為他們在資本主義叢林法則洗禮下,一早已被教化,剩下只有無力感、無助感。而為了繼續令自己可以正常在社會運作,只能歸因自己這種心底裡不容許任何人知道的行為,於是便認知失調地美化這是為了下一代著想,因為改變態度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Festinger, 1962)。受傷的永遠是下一代,父母他們自己做孩子時,也是這樣捱活過來,理所當然。但這絕對不是愛。

「你們有真誠的去相信你們的子女嗎?」。是因為父母的你們不信任子女的因,造成了子女不相信你們的果嗎?你們已經耗盡了一生在這不公義的社會裡,而子女們就要被生存在這因為父母恐懼而逃避所造成的不公義社會裡,若是這樣的話,連人類也不如。電影天際啟示錄已預視了人類的「共業」—你們父母雙眼一閉、兩腳一伸,就丟下子女在這不公義的社會慢慢窒息而死嗎?還是作為父母的你們不需要說給子女知道這就是社會不公義產生的世界末日?

不好意思,人類是自私的,除了個人的醒悟。

(撰文,李厚賢,香港公開大學李嘉誠專業進修學院課程主任,心理學導師)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9日 下午7:0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金鐘民調四成反對辭職公投 八成只求公民提名時間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