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禁制令暫緩執行申請遭拒批 吳靄儀:一定考慮去上訴庭

讀者投稿|記者 vs. 港共公安

2014-11-13 11:08
字體: A A A

這段日子大家對正義良民及港共公安都有不少分析,惟筆者希望在此談記者。事實是,捍衛第四權的義士記者,原來在工作工質上跟警察專業有很多相似之處,但正正因為雙方人性本質的差異,正義記者之善跟港共公安之惡使兩個專業之表現大不同。

先談談記者跟警察在專業上之相類同 :-

記者跟警察皆為文明社會的支柱專業,市民理應可以無條件並沒有任何質疑地信任並倚賴記者之報導和警察之執法。

記者跟警察皆在社會動盪或有緊急事件發生時走在最前線,冒着危險名市民服務。

記者跟警察在執行其專業時,壓力都很大,都會被不認同的一群罵。

記者報館跟警署同樣有機會「被圍」。

記者跟警察一樣,執勤時間很長,亦長期要挨肚餓。

記者雖然沒有武器,但工作的地點很多時間跟警察是同一範圍,面對肢體暴力的風險絕不低於警察。

最重要的是,記者及警察皆不可以在其專業範圍內撒謊,不可公器私用,不可偏私,不可公報私仇,不可涉私人感情,必須情緒穩定,必須持平,必須廉潔有道德,有操守。

朋友們,這段日子所發生的已經證明,記者跟警察(現今香港太少警察,太多公安)原來又很不同 :-

雖然記者跟警察皆在社會動盪或有緊急事件發生時走在最前線,但公安跟記者的比例是一百比一甚至三百比一;而公安有頭盔、護甲、粗棍及隨時被其濫用的公權力去打人,包括記者。記者只有被打的同時,亦不屑去找個高官阿斗出來,家嫂般囉嗦喊寃,指鹿為馬!

記者跟警察在執行其專業時,壓力都很大,都會被不認同的一群罵。但正義記者本着良心,頂天立地,對蝗蟲流氓指罵一笑置之,不上心頭。原因?很簡單 —- 專業本份,道德良心,實至名歸!公安呢?記者一半的學歷,三倍的薪酬,期望市民Sir前Sir後的霸道。由上至下一起以極低水平謊話去指黑為白,從而使一身肌肉加武器去打忠良害幼小,並唱紅結黑還「衰到要搭上」「私煙」,「震終」,「睪達」去使自己的劣行合理化。在窮得只剩下武器及權力的虛怯心境下,發「窮」惡出力打就是妖孽公安之自我感覺良好唯一出路了!

記者報館跟警署同樣有機會「被圍」。分别是特區公安局被圍時公安會打記者。報館被圍時公安對蝗蟲暴民招呼週到,還替其搜報館車輛!

雖然記者跟警察一樣,執勤時間很長,亦長期要挨肚餓,但記者從入職一天都沒有想過「歎世界」,每天倚着正義信念挨着低得離譜之微薄薪酬,辛勞沒怨言亦怨之無途。公安呢?「養兵千日」,但他們在用得着他們的那一朝东到就呻辛苦,喊肚餓,拿着個酒店小職員拳打腳踢出氣,說要「玩到盡」。

記者工作的地點很多時間跟警察是同一範圍,面對肢體暴力的風險絕不低於警察。分別是公安近距離拿走記者眼罩發射以胡椒毒霧,理由是記者唔係大哂,唔應該帶眼罩!記者?記者不被公安打!
當大家都同意文明社會其中最重要的是,記者及警察皆不可以在其專業範圍內撒謊,不可公器私用,不可偏私,不可公報私仇,不可涉私人感情,必須情緒穩定,必須持平,必須廉潔有道德,有操守的同時,曾禿鷹及其副手幫兇暨主謀們每天則繼續厥詞日放,將正義良民之保鮮紙及雨傘「定性」武器,將妖孽公安之亂棍「定義」為防禦。

朋友們,筆者也囉嗦夠了。謹呼籲香港正義良民珍惜今日為我們奉獻的正義良心記者(黨喉舌那十數間當然不算),身體力行的去支持正義良心傳媒記者。

(撰文:陳在莒,「在莒」為筆名,校董,執業律師,尊崇「善惡,對錯,優劣,美醜」價值觀,歧視「指鹿為馬」共匪野蠻森林規則)(Alex Ogle Twitter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13日 上午11:0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中國法治  終於不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