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聯暫定星期六三至四人上京

讀者投稿|香港 你不值得我再哭

2014-11-13 22:23
字體: A A A

手機忽然傳來多張萬人迷—碧咸旋風訪港的照片,之後竟然同時彈出一條信息 :一位讀者讚好一年前我的一篇短文。

我就知道,是上天要我重寫這段珍貴的真人真事 :「碧咸經歷」。

12年前的暑假,我往倫敦探望兒子,是2002年8月底,順道觀看英超新賽季開鑼,我坐在Stamford Bridge球場一角。

曼聯和車路士的球員,臂上都纏上黑紗。

當穿著7號球衣的隊長碧咸射入該球季的第一球之後,沒有人歡呼擁抱,沒有人走入龍門拾回皮球,碧咸雙手垂下、站立原地,仰頭望著天空低聲說, “This goal’s for you…”(引述BBC記者事後訪問)。

那三十秒,全場鴉雀無聲,我隱隱聽見身邊一對中年男女在低頭飲泣,那是數以萬計我們稱之為「流氓、波牛」的英國球迷。

事緣幾天之前,兩名年僅十歲,天真活潑的英國小女孩 Holly 和 Jessica 離家後突然失蹤,媒體連日鋪天蓋地的報導,從首相的發表關注,到知名球星的尋人呼籲,舉國人民忐忑不安。
但最後,這兩位無辜小女孩被發現慘遭殺害,屍體埋於劍橋郡一處叢林。
之後,兇手被捕….我看見憤怒的群眾向囚車擲石,我看見全英國每一組別的足球比賽賽前默哀,我看見媒體隨後大力宣揚兒童安全,我看見無數市民在小女孩的學校及家門鋪滿鮮花,我看見人性。

返港後四個月,同年12月初,非常、非常不幸地,香港竟然發生一宗一模一樣的慘案,兩名年僅十歲的香港小女孩失蹤多日後,被發現慘遭姦殺,藏屍元朗白沙村一間村屋,兇手負傷被捕。

在香港,我看不見事前有尋人報導,我看不見有群眾憤怒,我看不見任何活動有人默哀,我看不見受害女童學校或家門有花悼念…

我只看到媒體繪聲繪影描述這兩個無辜的小生命,死前、甚至死後被蹂躪的經過,從來….(身為大男人,十年前寫到此句,我是放聲哭了,想不到今天,仍會兩眼通紅),從來…就沒有人關心過這兩位活潑小天使的死活,她們可是香港的小女兒。

之後幾個夜晚,我彷彿看到她們無助、絕望的眼神,在細小的臉蛋慢慢消失。

我頓然領悟,原來,香港沒有愛。

當年,我在報章寫出對此事感受,到最近,亦在明報刊登了一篇《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香港》,希望香港人能重拾我們原本擁有的—關愛。

原來想法真的有點兒幼稚。

看看十多天之前,灣仔發生了一宗金融界殺手殘害兩名印尼女子的雙屍案,不知怎地,我腦海裡浮現出蘇門答臘山區兩個貧困家庭,一個父母患病長期卧床,另一個家中有六個弟妹衣衫襤褸,兩個家庭中的長女在坎坷的人生旅途上,被迫飄洋過海,命運帶她們到了香港這「福地」,在灣仔酒吧謀生,忽然有一天,沒有人可再匯款回家…媒體輕描淡寫,叫那「兩個妓女」。

一條流浪狗,萬人悼念,媒體多日大篇幅報導,兩個活生生的少女,在香港無辜失去生命,所有人卻只談論那「兩個妓女」的血淋淋慘狀。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香港變成了一隻體內有怪物的異形,沒有愛,只有恨。

一群沒有愛的人,住在一個沒有愛的城市,值得我再流淚嗎?

該死的,由它去吧 !

(撰文:李懂媽)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13日 下午10: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清場傳又押後至下周 高院明午再處理上訴許可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