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學聯就政改問題上京之聲明

景仁網誌│從街道改名引起的性別戰爭 - 嘉義市長選舉

2014-11-14 11:08
字體: A A A

圖片說明:陳以真(左),涂醒哲(右)

本來我是想寫新竹縣長選舉後寫這篇的,因為我相信游公子見到這個「改名」,應該會會心一笑。

今天要談的,是嘉義市長選舉。

嘉義市原本是縣轄市,但是80年代升格為省轄市以後,所有的市長全部都是女性。第一任省轄市長是許世賢醫師,許世賢本是國民黨的省議員,後來脫黨,以黨外人士參政,曾參選嘉義縣長、當選過嘉義市長,轉戰增額立委成功,1982年許世賢當選最後一任縣轄市長,同年七月升格為省轄市長。一年後過世。由於許世賢為嘉義市帶來很多的貢獻,於是有「嘉義媽祖婆」之稱。隨後,許世賢的兩個女兒,張博雅與張文英,相繼出任嘉義市長,被稱為「許家班」。在1997年,時任衛生署長的張博雅,辭官回鍋參選,結果當選市長。她們母女三人,仍然是以無黨籍參選。

在2000年總統大選,連宋扁三大陣營也爭取張博雅的支持,最後張博雅選擇挺扁,扁當選後力邀張博雅到中央出任內政部長兼台灣省主席,而任由張博雅選擇自己的繼任人代理嘉義市長,張博雅最後選擇了在衛生署長任內一直隨著自己到市府的陳麗貞代理市長,2001年,國民黨與民進黨也提名自己的候選人,而阿扁身為民進黨的總統,跑到陳麗貞的做勢大會支持陳麗貞,聲言「不要讓國民黨當選」,最後陳麗貞成功當選,並在當選後加入民進黨。

2005年,國民黨推出立委黃敏惠參與市長選舉,而張博雅當時已經與民進黨反目,因為在2002年內閣改組時,張博雅不被續任內政部長,被提名為考試院副院長時,因為綠營集體跑票而落選,同年參選高雄市長失敗而元氣大傷。張博雅指民進黨有人聲稱要消滅許家班為由,在選前數天宣佈撤回對陳麗貞的支持,令黃敏惠當選。張博雅在國民黨的支持下,出任中央選舉委員會主任,最近更當選監察院長,成為中華民國史上,第一位女性五院院長。

由於黃敏惠是嘉義市的立委,需要作出補選,陳麗貞代表民進黨參加,但最後是國民黨的候選人當選,而2008年的總統選舉,國民黨的得票超越民進黨。

2009年,國民黨仍然提名黃敏惠連任,而民進黨則推舉曾任衛生署長,當時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的涂醒哲參選,選前民調顯示黃敏惠大幅領先,誰知最後的選舉結果,黃敏惠只是小贏六七千票左右。而2012年的總統大選,民進黨以七千多票的差距贏過國民黨,而立委選舉亦由民進黨人以四百多票的差距當選。

在今屆市長選舉,國民黨提名曾任行政院青年輔導委員會主任委員的陳以真(女性),而民進黨繼續提名不分區立委涂醒哲。本來國民黨有分裂危機,但到最後有意參選的蕭淑麗宣佈退選,令國民黨整合成功。

寫到這裡,我說的街道改名是發生甚麼事呢?

涂醒哲在七月提出的一個政見,將嘉義市歷史悠久的垂楊路改為「陳澄波大道」。垂楊路是嘉義市東西向市區道路之一,以前垂楊路是一條大河,河溝兩側都種著垂垂的楊柳,因此稱作「楊柳垂岸」。

在維基百科的爭議條目中有這樣的說法:

「由於垂楊路路名「垂楊」因同「垂陽」,有讓男性不舉的諧音。升格初期,嘉義市政府坐落於垂楊路與民生北路路口,故嘉義市自1982年升格為省轄市以來,皆由女性市長當選的「魔咒」。而嘉義女中又坐落在垂楊路與文化路路口,又有「優秀的嘉義女性,腳踩垂楊,彷彿是魔咒般,讓男性們很不是滋味」的說詞。在2014年縣市長選舉民主進步黨嘉義市市長參選人涂醒哲的政見中,提到要將「垂楊路」改成「陳澄波大道」一說,被視為打破「嘉義市升格至今皆為女性當家」的魔咒」。」

陳澄波是二二八事件的受害者,父親是清朝舉人,陳澄波在日治時期是一個知名的藝術家,亦是台灣光復後嘉義市參議會議員。

垂楊路的改名在媒體上報導,陳以真認為應該要專重市民的決定。對於被牽上打破女性當家的魔咒,涂醒哲本人表示,不是討論性別,而是討論能力,男性一樣有能力。

陳以真在年初各項民調是大輸給涂醒哲,但在七月在TVBS的民調中,以些微差距領先。在九月,柯文哲到嘉義市替涂醒哲助選時,不慎說出了「陳以真年輕漂亮,適合坐櫃檯或當觀光局代言人,做市長,算了吧。」的言論,事後柯文哲表示是失言,但涂醒哲被柯這樣一幫,接連幾個民調,繼續落後於陳以真。

涂醒哲的競選主軸,一直都是庶民對權貴,近日加上支持陳以真等如支持馬英九的口號。在這裡,我們要討論一下陳以真本人。

陳以真是耐斯集團陳氏家族的成員,為副總經理陳鏡堯的女兒,被稱為耐斯小公主。曾經在大學時出任學生會會長,之後曾經當保險經紀、記者、電視台主播等。2011年,被國民黨徵召參與嘉義縣立委選舉,對上民進黨的陳明文,結果落敗。後來出任行政院青年輔導委員會主任委員。

涂醒哲就是針對這點進行攻擊,甚至在耐斯集團的店舖對面向汽車揮手。

但是,涂醒哲這樣打,有兩個問題,首先陳家的基地就在嘉義地區,而且陳以真的四伯,耐斯集團總裁陳哲芳昔日更是挺綠。陳哲芳已經出現在陳以真的場子中,已經用行動挺陳以真了。不過,陳家與輔選幹部,黃敏惠的派系似有不和。曾出現一些小爭執,輔選幹部罵陳家囂張的風波。

其次,陳以真雖然是「耐斯小公主」,但她讀大學,出社會做事,從來不依靠家族支持。舉例說,在柯文哲攻擊陳以真之後,支持綠營的卡神楊蕙如,曾經一度在面書說出她與陳以真在讀大學時期的往事(事後刪文),她在大學認識的是「坐公車住小公寓,家裡五百塊買來的電視,爛掉了都還要用手拍打才能看的陳以真」。陳以真是「家裡書堆得比山高,走路還要繞道。煮飯很認真(雖然不好吃),醃小黃瓜鹹到吐血,還是逼我們吃掉。」且對人真誠客氣,不會因為朋友得意或落魄就改變立場。她相信陳以真的誠懇,認真,努力,還有對人,特別是弱勢基層民眾的真心關懷。

近日,涂醒哲猛打藍綠對決牌,舉例說掛上支持陳以真,就等如支持馬英九的廣告,希望喚起綠營支持者。

這幾次的民調,陳以真雖然迫近四成,但涂醒哲仍然緊追,近日中時的民調已經進迫到3%的誤差範圍,但看好度陳仍是大幅領先,這是與陳以真勤跑基層,直接走入人群或社區裡的方式奏效,我不是說涂醒哲沒有,但是以形象牌相比,陳以真是佔優。個人相信,陳以真雖然成功在「垂楊路」改名的議題,加上女性問題的助力之下佔了上風,但涂醒哲爆發力不能少看。

個人認為,陳以真勝出的可能性較大,以現在的情勢推斷,勝負應會在五千票以內。不過如果涂醒哲最後勝出的話,市外遊子的選票應是最大的助力。

利申一下,陳以真的面書,是有Like 我的節目「景仁春秋」的專頁。

圖片轉載自聯合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14日 上午11:0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岑敖暉似毛澤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