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軍禮網誌│日韓敬語文化

夏瑋騏

-小英國人

《小英國人》,顧名思義,是小英國人。正因這個「小」字,才可看「大」;有如法國印象派畫家德加(Edgar Degas)站於房間邊陲繪畫,造就其名作《芭蕾舞課》(La Classe de Danse),方知得到最大視野,往往需經歷練,一切從小角開始。

夏瑋騏網誌│彭定康的語言藝術

2014-2-8 11:00
字體: A A A

末代總督彭定康的英文以神乎其技見稱,煽情有力,即使選舉大敗而發配邊疆,他來香港都不僅是為份工。其最後一篇《香港家書》份外有趣,此則臨別贈言,傷感之餘還令人覺得,「肥彭」是位結交多年的老友。

這位末代總督雖在公開場合跟對手針鋒相對,但在「家書」中卻感情充沛,揉合歷史和文學,內容發人深省,洋洋一千字,苦口婆心為你解釋:公民自由(civil liberties)到底是什麼回事。後來你長大了,讀過彭定康細膩的文章,擺脫無知,自覺這城的人偽善反智,每天都在欺騙自己、欺騙別人。不是嗎?只有名存實亡的事,才會掛在嘴邊,自然常聽到有人說什麼「捍衛核心價值」的時候,你鶴立雞群,馬上為自己戴上口罩,過濾病毒。

不過回到1997年,何以你未曾爭取呢?你又跑到哪裏呢?那時你似乎沒有想得太多,覺得生活安定已經足夠。直到近來,你給別人步步進逼,覺得有些東西快要失去時,當頭棒喝,方知道彭定康當年寫這則紀念冊,原來字字珠璣:「……來自遠方的末代總督要走了,現在是港人治港的時候。不,我不認為會是少數港人管理多數港人;不,香港管理自己,每人都可參與、每人都有位置。或許這不是每人都想見到的事,但這是會發生的事:為此我不會質疑,因為我了解香港,亦因為我喜歡香港;我一直都會。」(註一

勝負已分,比起那《2014年施政報告》,英文版第一九九段區區幾十字,已經出現四次「people’s livelihood」(人民的生計),如是不禁要問:香港何以如斯不堪?你不期然心中落淚,暗忖神傷,彭督活潑生動的英文,大概在當下的特區,早就絕跡。只怪從前自己頭腦簡單,生命中有些人和事,你擁有時不會珍惜,當你經歷失去以後,漸漸悟出真理,可惜已經太遲。

對於彭定康,他一直理所當然,來香港前從未想過民主的意義,遂以艾略特(T. S. Eliot)的詩來形容自己「恍然重新認識」(註二)。不過他勉勵你不要灰心,要知道每人都是在跌跌碰碰下長大的:「香港改變了我,而我在這裏的五年間,香港亦改變很多。」(註三

世間什麼叫懷念?就是當你迷茫時,有人願意雪中送炭,從遠方對你說聲:「我一直都會。」那是不必真實的一句,但那是真心的一句;它對你的意義或許早就變得瑣碎,可是它在你心中始終有個位置,因為有些老友的回憶,你永遠都會記得。(夏瑋騏)

(網絡圖片)


註一:The Last Governor from a far away land goes, and now Hong Kong people run Hong Kong. Not, I think, a very few Hong Kong people running a lot of Hong Kong people. No, Hong Kong running itself, everyone involved, everyone with a seat at the table. Maybe that’s not exactly what everyone wants to see. But that’s what will happen. Of that I have no doubt. No doubt because I know Hong Kong. And no doubt because I love Hong Kong. And I always will.


註二:We shall not cease from exploration, and the end of all our exploring, will be to arrive where we started, and know the place for the first time.


註三:Hong Kong has changed me, and Hong Kong has changed while I’ve been here. Not, mostly, because of me, mostly because of Hong Kong itself, dynamic, resourceful, a real place not just a diplomatic puzzle.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8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奧運五環變四 俄令美國「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