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黃之鋒fb:范婦人定調學生上京「浪費青春」 倒不如先弄清甚麼是「青春」

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規條

2014-11-16 09:01
字體: A A A

長女常在家扮老師。我們當然是她的「大」學生,二女則是「小小」學生。學生的存在,在長女心中,似乎就是規條的遵守者。

幾時要背書包,幾時食茶點,幾時拿玩具,都由長女(老師)決定。搭校巴,搭電梯,去廁所,秩序井然,幼稚園教育的「精華」盡在於此。

二女未受教育,管不了什麼先後次序,說拿就拿,說走就走。雖然她很樂力背著書包扮演學生,但還是不經長女同意就拿了一件玩具,長女立即拿走,說「唔係而家玩架」。二女哭了。

「妹妹喊喎,你俾件玩具佢啦。」

「學校唔喊㗎,要笑㗎!」

笑都是規條。小朋友很喜歡規條!她模仿的學校,似乎是規條構成的物體。

一問才知是母親大人的教導。我想起美國心理學家Lawrence Kohlberg的道德發展理論。第
一層是賞罰和賞罰,著重自利。第二層是從眾,學習規條。三歲的小孩子原來已來到第二層。
第三層是後規範(post-conventional morality),要探尋普遍的倫理原則。那就是要給理由,而不只是規條。

讀倫理學的我,每當她拿規條「壓人」時,當然會很努力地問她「點解」。雖然她總是陪笑說「唔知」,但相信已令她的頑固鬆動鬆動。

做老師的她累了,於是跳上沙發。二女即時有樣學樣。

「老師會跳來跳去的嗎?」

有口話人,有冇口話自己?一個最難解答的問題。

(撰文:曾瑞明,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16日 上午9: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清場在即 警察高層親到旺角打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