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聯上京 梁家傑料在港已不能登機

讀者投稿|轉載│黃之鋒:抱著你們不懂的青春 放下對政權的恐懼

2014-11-15 13:14
字體: A A A

(編按:學聯三子周六下午闖京,望跟中央官員直接表達港人對政改及普選的訴求。雖然學聯曾多次希望尋找中間人協助安排,卻處處碰壁,最近包括換來港區人大代表的范徐麗泰以「迷途知返 浪費青春」這八個大字來回應。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就在今天凌晨半夜撰文,談究竟何謂「青春」,以及如何因「青春」而抗爭)

林鄭表示無意跟學聯進行第二輪對話,官員權貴立即列隊附和,把香港政府關上對話大門,說成是理所當然的事。學生盼望走出困局,但港府無意解決問題,在聲言「香港問題難在香港解決」的前提下,唯有選擇直接上京,抱著一絲希望爭取跟中央官員見面。

迷途後送羊入虎口?

作為港區人大代表的范徐麗泰,理應盡力和香港學生協調,致力尋求對話空間以解決官民矛盾,而作為建制中人高調反對學聯上京,本是意料之內,但誰也料不到她向學聯送上的是八隻大字:「迷途知返 浪費青春」。

把學生看待為迷途小羔羊,在牧羊人牧羊時不小心走失,然後在擔驚受怕下迷途知返,回到牧羊人的懷抱內,根本不能比擬為現實的官民互動。

問問范徐麗泰,若她自比牧羊人,那恐怕不夠稱職,在8月31日的一天,連聲歡呼、和應、拍掌,恐怕就是「送羊入虎口」的最佳例證,跟著范姓婦人的牧羊杖「迷途知返」,任由羊兒列隊走向狼犬的懷抱,怪不得代表著羊兒的牧羊人不得民心,參政至今還是掛著「港英舊電池」這類稱號。

你不懂的青春

話說回來,范婦人若要定調學生上京「浪費青春」,那倒不如請先弄清甚麼是「青春」,想起去年被公開試和合組學界方案弄得喘不過氣(好像恍如隔世的事情),在補習課看到一段話,當刻抄下了,我想今天實在很適合節錄出來:「人定勝天 —— 仿如刺青般畫在我們身上,成了青春的座右銘。我們就是不應向命運低頭,被冷酷無情的命運澆熄了青春的熱情。因為我們堅信,青春就該這樣用。」

青春一詞,說到尾就是能夠選擇與命運對抗,不願相信所有事情都要聽天由命,不甘因循守舊地盲從成人世界的潛規則,滿有城府的權貴總不會明白學生的想法,因我們缺少了你們無盡的計算,亦無意衡量資本得失。

學界握著「青春」二字戰至今天,縱使疲累,或許總有心灰一刻,但是青春的本意就讓我們自主未來,仍能逆境求存,致力戰勝那種不言而喻的恐懼。沒經歷過青春的人,只會恐懼地藏在權貴的蔭蔽下,反過來批評別人「浪費青春」,實在引人發笑。

別被恐懼戰勝自已

至於上京與否?實是關乎恐懼和心態的問題,今天有支持雨傘運動的朋友,站到社會賢達的一方,對上京抱有極大保留,認為學聯的做法「姿態多於實際」,更認為「無用」—— 因不見這行動能取得實質成果。

其實對於運動方向有多元意見也見怪不怪,更當問深一層卻令我心寒,部份佔領人士掛在口邊的卻是:「共產黨咁強硬,上京都唔會影響到啲咩架啦」、「中央使橫手會對上京學生亂咁泥」、「你上得京只會觸動中央神經,更無機會爭取普選」……

先不論為何大家會把學生上不到京當成常態,恍惚入不到境是理所當然的事,而上述把批評中的「上京」轉成「佔領」其實全都合用(例如不上京但繼續佔領其實也在觸動中央神經),但偏偏這些反對上京的人卻還在佔領,但部份人反對上京背後隱含的意識,根本就是害怕跟中央交鋒,存在那種「共產黨打唔過架啦」的恐懼。

港人面對的魔鬼隊

行政部門、警察執法機關、理應監察政府的立法會、當著輿論機器的傳媒機構,還有各行各業也被中央統戰和滲透,實在令人想起謝賢在《少球足球》擔任「魔鬼隊」教練曾說的一句話:「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我嘅人,點同我打呀?」

在港人跟中央的角力場上,中央從來都不把我們放在對等關系,沒有公平的競爭,也缺乏規則依循,說穿了的事實,就是港人在這場足賽當中,根本就如《少林足球》的周星馳一樣,即使有著獨門絕技和決心(記得大勝山西豆腐隊四十比零一幕嗎?),但只要對方使用禁技,從頭至尾控制著各項規程,面對著那隊無視章法的魔鬼隊,其實感到心灰、沮喪也是人之常情,但問題在於對著這隊「魔鬼隊」,除了恐懼和無力感以外,我們還餘下甚麼予之抗衡?

其實民主運動從來沒有必勝的秘訣,也沒有百份百能夠「成功爭取」的方程式,刻下誰人也難以勾劃那個致勝的藍圖,構想出一條完美無瑕的運動戰線,根本是沒有可能的事情。只因社運從不是投資回報的炒賣遊戲,而是實實在在地呈現著政權跟人民交鋒之間的互動,但即使是見步行步或是步步為營,如果雨傘運動的走向取決於我們的態度,那對行動策略有保留事小,運動中堅以保著恐懼爭取民主事大,我們首要學懂的是放下對於中共政權的恐懼,否則往後雨傘運動只會無以為繼。

消除恐懼所依靠的,就是不論年紀差異地學懂抱著那顆青春的心,不要被片刻感覺和情緒沖昏頭腦,在別人被動地接受形勢,我們首先主動創造形勢,旁觀者安於命運安排,行動者選擇逆轉命運,還看今天「人大決定」的大山在四十多天的佔領還是難以撼動,如同「魔鬼隊」般的中央政府,確實掌握資源收賣人心,操控著整套遊戲規則,但不要忘記《少林足球》的結局還是魔鬼隊敗陣,未打先輸或中途退陣,絕不應是雨傘運動的選項。

正所謂「打唔一定贏 唔打一定輸」,在中央和港人這場球賽上,坐以待斃只會讓中央大獲全勝,即使不能系統化的計算找出成功機率,但我們依舊沒有讓賽或逃避的理由,此文撰於學聯上京前的十二小時,到底中央官員會如何對待學聯三子,是原機遣返、機場扣留還是酒店軟禁,根本無人得知,我只盼港人在上京前夕給予他們多一點鼓勵,少一點批評,抱著青春的心,跟學生一起在逆境求勝,致力扭轉命運。

黃之鋒
2014年11月15日(星期六)早上5:00am

(圖片來源:© WING LIU / wingliu.com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15日 下午1:1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丘偉華網誌│學聯當初為什麼不求見習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