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港區大主教任全國政協 聖公會管浩鳴斥基督徒佔中三子政治化站得太前線

讀者投稿|由「案底」說起

2014-11-16 13:04
字體: A A A

藍、綠、紅絲經常恐嚇佔領學生,說港共政權必須秋後算帳,將學生送上法庭,使之留下「案底 (刑事紀錄是也)」,前途盡毁。

問題是,我們應該如何定義「前途」?「前途」跟「案底」又是否必然地互相排斥?

「案底」,像刀疤,記錄着疤面人的過往,亦讓别人推敲着他的將來。若疤面人曾作奸犯科,結黑毆鬥而領疤,作賊心虛的必定竭力遮蓋他那一道罪之印記。相反,曾經為國上沙塲,從義保國民而犧牲髮膚之義士,面上印疤,胸臂傷痕,記錄着的是榮譽,是正氣。真正的義仕,不掩傷疤。正氣之勇者,功不外揚。

佔領區內義士藝人,受到抹黑打壓列作黑名單上禁演人仕。面對「斷水源」這個「軟案底」,回應一句 :「這是個榮譽!」真正的勇者,就是這麼的坦蕩蕩,這麽的瀟灑。「阻住揾食?」、「搭車耐咗?」、「搞亂經濟?」,藍綠紅絲們啊,就拜託留着那些話題去跟曾經「身體力行」去為槍桿子出政權老共賣命的曾德誠局長及拿勳章楊光說好了。

說到這裏,一眾藍綠紅絲共衛兵必定空群而出批鬥並屈筆者「褒揚案底」。事實當然絕非如此。其實,當法制完善加上掌權者治眾依法,規己以道的日子,「案底」乃資訊成本 (information costs)極低並十分有效的人格標籤。惟現今港共政權之所作所為,顛倒是非之「執法」,正正害香港原本持之有效的「案底標籤」機制失效。共匪入關前,一個僱主拒絕一個有案底的應徵者,多半錯不了那裏去。但今時今日,作為僱主的我,在應徵者履歷上見到「非法集結」、「公眾地方打鬥」、「襲警」等案底者,必定要再三求證,以訪自己錯失邀請這時代優質如周永康,岑傲暉,梁麗幗之年輕新血加入筆者團隊之機會啊!

同學們,背着個「案底」,在中共匪賊政權交替之前,一般都拿不到專業執照,當不上醫生,做不成律師,撈不了個公安差事。可是,想深一層,當大家見到那五百個當不來醫國上醫又當不上醫人中醫的癌病關注醫之後,當大家見過那幾個「傳媒攝石人」送花臨記阿頭律師之後,當大家見過「黑影/欺人」禿鷹署長之後,大家真的願意加入他們的陣營?大家真心覺得這是「前途」?他們或許有名,但他們有「譽」嗎?他們或許權大得足夠横行,但他們就是一輩子得不到尊重!大家願意以尊嚴換「錢途」,以品味換「品位」嗎?

家長們,閣下會以官拜特首或公安阿一但指鹿為馬,作害多端,遺害人間的兒女為榮?你們會以打記者擲豬雜兒子為榮嗎?你相信鄰家街坊會因為你家中成員警黑一家,同檯食飯而全香港人又吹佢哋唔脹那幅「得戚相」而光耀門楣?你試着撥個電話,告訴個親友,你個好公安乖兒子昨天晚上打破佔領者個頭,今早「私煙」、「震終」及「睪達」還送上熱湯去撑他,看看電話另一端的親友是否會說你個公安兒子光宗耀祖?同樣每天敲經唸佛長憂兒女九十九年頭,為人父母每天唸經祈求堂堂正正的孩子平安回家之苦,也遠不及為成魔作孽不肖子孫食長齋贖罪之甚!

永康,敖暉,麗幗,一眾佔領義士,良心傳媒,您們品格高尚,正氣凜然,無論你是否因為這次義舉背負案底,即使您們臉上挨着刀疤,相比那些所謂「沒有案底的權貴」,您們才是實至名歸的香港兒女!您們的案底將會是公義的典範,您們的傷痕將會名譽的定義!香港人,有良心,有品味的,皆以您們為榮!

(學聯fb圖片)
(撰文:陳在莒,「在莒」為筆名,校董,執業律師,尊崇「善惡、對錯、優劣、美醜」價值觀,歧視「指鹿為馬」共匪森林野獸規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16日 下午1:0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離開香港救了我│藍嵐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