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仕仁案今日重點 | 郭炳江律師:口頭協議支付尾數不等於賄款

雲闊天清

-悠雲絮語

本人生於香港,現為中文大學學生,曾以工程系為主修,後來轉主修為哲學系,只因喜愛文字多於數字,認為唯獨文字可勾勒出大千萬象。閒時愛寫作,記錄過去,思考未來。在此跟大家分享一個九十後對社會議題的看法和生活感想。

雲闊天清網誌│一起走過的日子

2014-11-17 22:40
字體: A A A

高中畢業後,三個人就各自走不同的路。在這秋冬期間微冷的夜,這三個人又聚在一起,消磨一個晚上。

我們去坐車丶覓食。其實,對於我來說,到哪裡逛丶到哪裡吃丶做甚麼都好,我只在乎跟誰一起去分享同一片風景,同一片回憶。

有時我會暗暗憂心,回想過往,不少當日投緣的朋友,隨著共同話題愈來愈簿弱,價值觀愈來愈不相投,過後如同陌路人。從前,大家分享同一片背景,能掀起漣漪的話題俯拾皆是。今日,我們走的路方向不同,生活圈子裡的人物角色都變換了,最後會不會愈走愈遠?

茶傾瀉進杯中。每次別後的冷感總能消融於彼此的默契之中。甫一坐下,那片熟悉的氛圍就自然地組成了。在拉麵店中,大家東拉西扯地說著自己最近做了甚麼,看了甚麼。談Whatsapp的雙藍剔丶小說丶功課丶校園見聞……我們一起經歷過中學時代公開試的洗禮,而那時候,友誼的基礎就深深在埋藏在心裡的某角落。雖然相聚的機會不多,但到了現在,最終還是連在一起。

三個人在商場裡亂逛著,買了飯後甜品,仍是坐著聊。人物角色行為一樣,只是佈景轉換了。夜漸深,店舖一個個關門了,我們就倚著欄杆欣賞商場地下層的小孩溜冰。支離的景點,胡亂逛的街,由於是跟好友逛的地方,只覺份外深刻。

有人仍不想返歸。有時候,我也想時間永遠停留在某一刻,這樣就不會有別離。平時一切像浮光掠影,但因為故人在前,我們才會因為有感於良辰無多,而努力想抓住一些時刻,並投身到那個氛圍裡。

原本,我們各自留在自己的世界,佈景有點蒼白,在相識之後,大家的世界交疊在一起,為彼此的佈景添上一抹彩虹,寫下青春的詩。但願當我們攀上生命的高峰時,一樣能分享笑聲,見證對方的幸福,而當我們跌落生命的低谷時,也能互相扶持,攜手度過。

這刻,幾塊形狀奇特的拼圖碎片,在適當的時候,以獨有的方式嵌在一起。這拼湊而成的一幅畫,箋注著友情歲月,在夜空中舒放華采。友誼雖然難以掌握,但在相聚的時刻裡,我們能夠珍惜,此時此際,彼此都在這裡的緣份。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17日 下午10:4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舉傘上台「唔係咁好睇」? 日本藝術大學畢業禮大提琴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