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筆記│從「茉莉花革命」的時機問題  看「雨傘運動」的失機疑惑

姚啟榮網誌│人生學生

2014-11-17 22:47
字體: A A A

以前在香港的時候,每年三至五月,杜鵑花盛開,便知道公開考試的季節快來了。杜鵑花因此給人起了一個別名「騰雞花」,用「騰雞」來比喻準備不足、患得患失應對考試的心情,實在貼切不過。悉尼的春天,杜鵑花並非不常見,但是春天最美麗的花,不能不説是藍花楹(Jacaranda)。這種在樹上長出的藍色、紫色一束束的小花,滿佈在所有沒有什麼綠葉的枝椏。風輕輕吹過,吹落花瓣,散落在草地上,在樹木的四周造成一個別緻的藍紫圖案。如果街道兩旁種滿藍花楹,沿街望過去在初春的新綠中盡是一海藍紫,在晴天的陽光下夾雜紅色瓦片的房子,你説春天有多浪漫。

大學的行政主樓是一幢英式的四合院,中央是四幅大草坪,其中東面草坪的靠近建築物的一角種植了一株藍花楹,不知道樹齡多少,在春天開得燦爛。樹的旁邊就是考試的大禮堂,相信每一個到來應考的學生都會看見盛開的藍花楹,或者曾經在樹下溫習書本和筆記,看着藍色的花瓣飄落身上。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屬於考試的聯想,在記憶中確認自己的年代。

考試是其中的一種合理的評核方法。但有些人總是對考試的環境感到有重重的壓力,就算如何熟讀考試範圍,踏進試場的一刻,身體發熱,掌心冒汗,所有唸熟的東西都拋到九霄雲外,自然不能夠發揮應有的水平。這種心理的壓力若是得到醫生的証實,大學會有適當的安排,儘可能給予彈性的處理。例如學生可以得到較長的時間作答,或者單獨在一個課室內進行考試,避開大禮堂考試的緊張氣氛。

其實有些學生沒有這方面的障礙,但總希望在考試前得到一點優待,有一些古怪的念頭令他們覺得使用某些方法比其他人更加容易得到好成績。其一是先申請病假。等到其他同學參加考試之後,一定會記得某一些試題內容。老師可能因為公平起見,也會在補考時出類似原來考試的題目。這些學生就會想:補考不是對我不是較為有利嗎?所以在大學的考試季節前,有些醫生就在醫務所張貼告示,叫抱著這個目的學生不要找他們寫病假書。許多醫生知道學生説的是謊言,老師根據學生平常的表現也想到學生不是説真話。不過大學有請假的渠道,考慮到學生的境況,所以祇好按一定的程序處理。謊言除了騙了老師,也騙了自己。

如果不申請病假,我聽過更離譜的是當考試進行中,校方突然收到來歷不明的電話,虛報校園放置了炸彈。這樣做,學生必然會疏散到空曠地方,等待消防員和警察到場詳細檢查。在沒有任何証據之前,沒有人敢把這個消息作虛報看待。一般來說,待檢查完畢,多數是回到試場繼續考試。不過在這個情況下,學生有沒有機會互相交流試題內容,不得而知。雖然不用正當的方法面對考試的人,畢竟只是少數。聰明的人曉得用這樣的方法影響考試,這叫做聰明嗎?倒不如說是自私。可以說這樣逃避下去不會無了期,始終也要直接面對一個評核的方法。

有人說,不用考試,用持續的評核不是更有效嗎?問題是:過多的持續評核,祇會中斷學習的進度。有些課程不用考試,只要學生繳交論文。寫論文其實是一個展示你對某一個問題的看法。我希望我的學生能夠不是重複課堂、書本和筆記的觀點,最好能破舊立新,表達不同的思考模式和舖陳立論。可是有些學生想走捷徑,不但沒有好好寫好論文,還找人代筆。一星期前「悉尼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便報導過一所論文工廠,向新南威爾士州的大學學生提供論文撰寫服務。這兩名記者深入偵查,揭發約有一千個學生曾經使用它的服務,包括撰寫論文和完成作業,更有代考網上測驗。這個網站的主要服務對象是來自中國的留學生。每份功課大概收費一千澳元。

消息刋出後,許多人譁然。不過請人代筆不是新鮮事物,不然的話大學也不會要求學生把論文上載到一個偵測抄襲的網上工具,進行比較,看看有多少是不註明出處非法使用別人的材料。情況嚴重的個案,學生會受到嚴厲的懲罰。這類情況相信會有增無減,因為教育已成為澳洲第四大出口產業。試想想一個海外的留學生每年的大學學費要多少?答案是約四萬澳元。2013年澳洲政府批出共二十三萬個學生簽證,三分之一來自中國。

教育已經變成商品和商機,學生的數量這麼多,如何保證教育的質量是老生常談。我曾經是人之患,總覺得人生不斷學習,學海無涯,不敢自視為一個老師,寧願當一個勇於求問的學生。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17日 下午10:4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許仕仁案今日重點 | 郭炳江律師:口頭協議支付尾數不等於賄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