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文化監暴」何韻詩:個人堅持非暴力抗爭,絕不認同任何以暴易暴的行為。

路見筆評│立法會衝擊事件 七大疑惑之處

2014-11-19 12:23
字體: A A A

立法會大樓凌晨衝擊事件,隨各方開始冷靜沉澱,愈來愈多令公眾疑惑之處出現。

首先,部分示威者凌晨撞毀玻璃門後,卻似乎沒有立即衝入去佔領之意。據獨立媒體的影片(見文末)顯示,示威者最初非常落力撞毀玻璃,但成功撞出一個洞後,卻沒有人立即衝入去,有示威者只是大喊「入去呀!搵人入去呀!」但無人有反應。期間曾有一個示威者進去了,但未幾卻又走出來,結果警員趕至守住,無人再可進入。此外,首批衝擊者大部份亦是蒙面,其他人根本不知其身份。

第二,升級行動最重要的條件是「人多」,示威者卻選擇在凌晨時份,即許多人已入睡,地鐵巴士已停駛的時候突然「玩鋪勁」,根本就沒有足夠的支援。結果直至今晨約8時,在現場外圍留守的人已不足10個,整個升級行動就此無疾而終。

第三,昨日首批衝擊立法會的示威者表示,升級行動是要阻止今日議會審議俗稱「網絡23條」的《版權(修訂)條例》,但今日明明就沒有這個議程,究竟是誰散播這個不實的消息?即使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凌晨趕到現場阻止衝擊者,不斷解釋議程並無「網絡23條」,甚至呼籲他們「上網check下先」,但衝擊者只是推開他,堅持繼續撞玻璃。

第四,特區高官隨即高調回應事件,其中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更似意有所指的稱,不容有人破壞法治,違法人士不要以為可逃之夭夭;同時大陸黨媒如新華網及人民網等,則將衝擊事件標明是「佔領人士」所為。換言之,衝擊的責任已被當權者擴散到要由全部佔領者共同分擔。

第五,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今晨已可安然在立法會大樓視察破壞情況;在警方已控制局勢,情況大致和平之下,曾鈺成依然決定取消今日所有會議,就連原定今日提交立法會的審計署最新一份報告亦因而押後,變相令衝擊行動的「罪責」更大。

第六,最令人疑惑之處,正是連電子傳媒一早已拍攝到有人在附近醞釀衝擊,直至示威者衝擊玻璃門時,一眾傳媒都可走近拍攝到相關畫面,但附近駐守的警員,卻還是隔了一段時間後才到場控制場面,變相容許了衝擊者有足夠時間撞毀玻璃。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亦表示,感覺今日凌晨時份警力少過平日,亦無第一時間阻止衝擊,事件不尋常。

第七,事件又適逢昨日忽然傳出,建制派擬在立法會外圍興建如目前公民廣場外的三米高圍欄,然後凌晨就立即爆出撞毀玻璃事件。客觀而言,足讓更多口實予建制派,令他們更有道理加建圍欄。

無論如何,學界及泛民已在不同程度上跟衝擊事件劃清界線。黃之鋒稱,不理解此次衝擊的目標,亦不明白主事人事前為何不知會他們一聲。泛民議員則譴責,有人散布謠言指立法會審議「網絡23條」是動機不純,泛民重申反對使用暴力衝擊;張超雄則慨嘆,此舉或會令佔領運動功敗垂成。

說到底,撇除現時網上有人討論衝擊者「係人係鬼」,即使相信他們真的一心為運動好,但凌晨的行動確實是未有充份準備。

(撰文:金世傑)(獨立媒體影片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19日 下午12: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界東北事件衝擊立會少年 判感化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