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解畫 警遲增援為免途徑佔領帳篷

轉載│學聯常委羅冠聰fb:六點評論立會衝擊事件

2014-11-19 15:03
字體: A A A

1. 出師需要名。有人話第日要過時先做就太遲,但就好似你叫人係五月四晚點燭光,六月一大遊行咁,其實並唔能夠號召到人出黎,亦會令外界認為行動沒有基礎,輿論都會輸埋。

2. 實力唔夠就要先冷靜部署。根據報導,琴日的確有百幾二百友去做:問題係,個個做既都有心理準備入去留守?有人聽到「警鐘響,警察黎緊,快啲走」我想問你達到你既目的未?重奪公廣係入左去留守,個行動本身象徵住「重奪」意味;但係今次呢?有無入到去阻止任何東西,或者留守到佢下次批果一刻既準備?你鬧人地唔幫你,乜呢個世界,係無溝通、無理解既情況下任何人係奉旨幫你?如果大家一開始都知個實力係達唔到目的,留守唔到,唯一做到既就係爆玻璃,係唔係應該要累積力量先?至少班多啲馬?警察黎當然就係預左,俾人拉都係預左,無咁既心理準備你覺得可以留到幾耐?俾人拉完個人就唔可以繼續抗爭?我夠保釋緊,咪一樣行出黎?唔好俾咁多籍口自己唔計劃同埋逃避,做就全盤考慮。

3. 運動倫理,責任唔能夠係人地孭。你蒙面做自己既野,可以既,但唔係係人群當中做,唔係係一班有心想保護群體既人身邊做。人地認唔到你,但係認到你身邊既人,如果要交差,佢肯定係拉認到果啲,棍都無眼,都會打埋身邊既人。就好似上次衝龍和,兩個學民朋友係添馬無衝,衝果班hit and run,警察尾隨然後攻擊/捉左兩個無衝既學民朋友。你要蒙面做,唔該成個場既人都要蒙面,唔係蒙住一部份然後走到人群當中,連累其他唔同意/無協助既朋友。

4. 時機落人口實。今日先至報導話要封立會,夜晚就爆玻璃。人唔夠,仲要係敏感時間做,落對家口實,呢個時機真係出現好大問題。

5. 睇野唔該配合事情脈絡去睇。有人話,你地廿八號夠衝啦,台灣夠衝啦,衝羸就有獎,衝輸就俾人鬧。呢啲又係無分析/理據既說辭,同樣係衝,狀況都可以好唔一樣,就好似魯芬同埋安祖連娜祖莉,兩個都係女人,但係散發不同魅力,吸引不同男人。單純二分/歸類然後鬧鬧鬧,十萬個問號問點解果時你支持而家鬧,好簡單,狀況唔同晒,部署唔同晒,台灣有立法院院長隻眼開隻眼閉,有數百願意留守承擔罪責者,無人蒙面hit and run,香港有無以上條件?

6. 警察你啲裝備唔該唔好亂放,出勤唔好偷懶。
我肯定唔會一網打盡衝既人係鳩衝,同時人鏈阻人既就係阻膠。所有事都要配合事情脈絡睇,亦都唔好咁天真以為自己一部分人做就唔影響其他人。運動係大家的,唔代表大家可以做所有自己鐘意做既野,而係講緊我地獲得一定程度既朋友授權,有人協助,有溝通交流,有部署有力量先去做。「無大會、無大台」唔係俾你唔組織、疏於同群眾溝通既籍口,亦唔係你任意妄為既保護罩。如果好多人都唔同意,自發阻止場運動,點解就一定話人地係錯?你「同意」某種行動,人地就唔能夠「反對」某種行動嗎?

我好討厭標籤同埋分化。運動內部唔應該不停製造敵我矛盾,但我覺得大家係運動倫理責任、實力研判上有分歧,係要透過溝通同埋商討解決,呢個亦都係基本民主精神。唔係每個衝既都係鬼,亦無可能每個阻止既都係「糾察」、「左膠」,如果你夾硬將人歸類然後漫罵,我會同你講道理、分析,如果你乜柒都唔聽,我就鬧鳩你。係咁。

(Nathan Law Kwun Chung fb 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19日 下午3: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亞皆老街貼禁制令 港台消息:衝擊立會或影響清場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