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中共治術與中港關係–從《環球時報》評滬港通說起

劉貳龍網誌│武力清場無助解決管治危機

2014-11-19 19:59
字體: A A A

雨傘運動波瀾壯闊地持續逾兩個月,連日來當權派開動輿論機器,鋪天蓋地宣傳反佔領及還路於民的政治訊息。有建制派運輸業團體及中資商業機構,透過司法程序向法院申請金鐘及旺角的道路禁制令,並賦予執法權力給執達吏及原訴人清除路障,甚至在遇阻攔時可要求警方介入拘捕違反禁制令的佔領者,被社會輿論質疑以清除路障之名行清場之實,頓時令武力鎮壓的傳言再次滿天飛。

以梁特為首的鷹派特區管治班子,自從928派遣防暴隊以催淚彈胡椒噴霧警棍,武力鎮壓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自此成為社會輿論的眾矢之的 。接著警方又縱容黑社會於佔領區滋事傷人,還有暴力七警濫用私刑將曾健超抬至暗角拳打腳踢,甚至胡亂拘捕見義勇為制服向黎智英施襲者的廣場糾察,社會大眾接二連三見證警察的執法不公事件,野蠻血腥的鐵腕維穩手段,將港府的管治威信衝擊得蕩然無存。因此當權派才須借親建制團體之名以司法程序申請禁制令,實際是嘗試將清場的政治責任推卸給法院判決,企圖以司法權威震懾社會大眾乖乖閉嘴,避免直接動用警方既有的執法權力,再次激化社會輿論強烈譴責。雖然特區政府與建制派為未來的武力清場借助了法院提供的法理依據,但若警政機關對佔領區清場過程裡,使用過份武力或大殺傷力武器引致人命傷亡,鷹派當權者亦是難辭其咎,必然要負擔武力鎮壓的最大政治責任。

雨傘運動只是政府管治危機的表徵

由此至終特區政府對雨傘運動的危機處理都是本末倒置,當權者要面對的政治危機並非在三個佔領區的示威群眾及防禦路障,這些只是政府管治失效與認受危機的表徵,即使以警察武力清場成功與否亦於事無補,未來的特區政府須真正面對是如何管治下去。

若然警方及執達吏武力清場失敗,在執法過程裡使用過度武力令和平示威者頭破血流,或再次有警員濫用公權力對佔領者動用私刑,以及胡亂拘捕懷著民主訴求站立街頭的港人,社會輿論的矛頭必然劍指特區政府,那時亦有可能激化市民憤慨之情,再次聚首於街頭抗爭,結果清場行動導致更多的佔領者及防禦路障。顯然易見對特區政府而言,武力清場對解決眼前的管治危機,在安全系數上並非萬無一失之策,隨時產生不可預測的反效果,若然是理性的政治博奕者必會三思而後行。

若然警方及執達吏武力清場成功,可預見是特區政府亦不能高枕無擔憂,即使令示威群眾暫時就政改爭議產生寒蟬效應,讓政制持續傾斜於資本勢力及親中陣營,普羅市民被剝奪平等的政治參與權利,以及基於既得利益者為了保護自身政經利益,社會民生政策的改善亦可能成效不彰。長遠必然導致令社會民怨再度累積,終有一天社會情緒終會到達臨界點,那時很可能會爆發更大規模的不合作運動,特區政府屆時所面對的管治危機,或許相對現在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惡性循環。

還有一個帶有小圈子選舉產生的政治原罪,以及曾經武力對待公民的特區政府,在未來若不作出全面的政制改革,以真普選來重新建構政府的管治合法性及管治威信,筆者亦難以想像未來港府如何能有效管治,更遑論是達至回歸以來夢寐以求的強政勵治呢?當然若特區政府的位高權重者,認為未來管治並非靠正常途徑有商有量,而是讓香港邁向一國一制全面大陸化的年代,依賴專制政權常用的高壓恐懼暴力等鐵腕維穩手段,來管治高舉普世價值及新生代公民覺醒的文明社會,如此反智之舉亦能作出的話,那麼一切就另作別論。但是每一個有良知的香港人,都不希望看見武力清場裡的流血事件,但如何解決當前的管治危機及雨傘運動,結局就在當權者的一念之差,而歷史終必會為事件有公正的裁決。

當權者與抗命時代脫節的政治研判

當權者與佔領者彷佛生活在平行時空,對雨傘運動爆發原因有截然不同的政治研判。當權者與某些評論指出雨傘運動是因「樓價高企年輕人無法置業」、「缺乏階級向上流動的機會」「社會極之嚴重的窮富懸殊」,坦言經濟因素可以是造成社會民怨沸騰,官民之間的撕裂及矛盾,但是歸根究底當權者不能純粹將港人新生代標籤為「經濟動物」,因為香港這個已發展出高度文明社會裡,港人所追求的不單是衣食往行的物質滿足,而是在價值層面希望能有尊嚴和基本人權地生活,因此特區政府要對症下藥根治問題就只有給予港人真普選,否則藥石亂投如某些人意圖將通識科的「法治及社會政治參與」偷換為「一國概念與基本法」或「中國經濟起飛」,讓鼓勵多角度獨立思考的通識教育異化為單方面歌功頌德的國民教育,或純粹處理經濟民生議題的話,隨時會激化社會更強烈反彈或治標不治本,最終特區政府亦難以避免管治困難。

由此至終港人在雨傘運動主張「命運自主」與「重奪政府」並非要進行「顏色革命」,各位佔領者亦無意藉這場運動推翻中央政權,亦不是要在港宣揚分離主義奉行港獨。港人多年所追求的只是真正普及而平等的民主選舉制度,讓即使是信奉共產主義或資本主義,或者政見立場南轅北轍的人士,都能夠有一套公正透明的選舉制度下互相競爭,讓特區政府的施政質素符合市民期望,還有最重要的是實踐平等精神,讓人民在香港真正當家作主,而非任由權貴特權階級操弄未來。港人的民主理想就是如此簡單,接下來是當權者要作出選擇的時刻,究竟清除自身對民主的心魔,將港人的理想和現實接軌,還是要與香港人脫節越走越遠,管治前途的生死禍福已陳明於前,關鍵亦在當權者的一念之差。

作者是學民思潮發言人

(《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19日 下午7:5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銅鑼灣羅素街 失全球最高舖租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