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析852│審計報告揭民航處胡塗帳 羅崇文或成新一政治炸彈

8仔筆記│又有一個準特首蒲頭

2014-11-21 02:55
字體: A A A

由於梁振英幾乎篤定不能連任,以至隨時有中途墮馬的可能,各路人馬就爭相以五百里加急的姿態亮相,由「為催淚彈落淚」的梁錦松,到「為反佔中披甲」的葉劉淑儀,以至「小隱隱於野」的陳智思、「中隱隱於市」的曾俊華、「大隱隱於朝」的曾鈺成,都紛紛做定熱身。而昨天,終於連「巨隱隱於心」的陳德霖,也忍不住蒲頭。由此可見,特首跑馬仔,其實已經提早出現。

所謂的「巨隱隱於心」,就是不就政治問題發一言,把一顆巨大的政治野心隱藏於深心。而陳德霖,就是一個如此「能隱」的異人。

不過,昨天,這個異人就在中大崇基學院的畢業禮上亮劍。當然,他只是稍為將劍抽離劍鞘一寸,而且為時只有一瞬,讓內行感受一下鋒利的寒光,看一下深藏的門道。

像他這樣的一個異人,即使做不成秦王嬴政,也可以做其「仲父」呂不韋!

 

演辭別具象徵意義

現為金管局總裁的陳德霖,昨天以中大傑出校友的姿態,擔任母校崇基學院畢業禮的主講嘉賓。他表示,今日的香港是幾代人努力打拼的成果,但將來的世界屬於年輕一代,青年人有理想、有夢想、有追求,社會才會進步;不過,有很多追求,都要由幾代人和衷共濟,努力經營,一步一步將成果累積。他以崇基學院成立及成為中大一部分作例子,指出擁有理想,還需經過爭取,才能逐步完成宏大目標。他還語重深長的說,年輕人要明白,有些事情要用寬闊胸襟及視野,去看清望遠,亦要明白有些事情不可一蹴即至,有些事情亦要知所進退,切勿將理想變成空想,云云。

這番話語,與梁錦松日前在其「老領導」董建華搞的團結香港基金成立典禮上的致辭大同小異,都是毛澤東式「青年就像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之類的貨色,但對陳德霖來說,象徵意義卻十分之大。

其象徵意義正是:陳德霖正式蒲頭,在馬場沙圈踱步!

 

高佬多計 肥龍契仔

陳德霖,洋名Norman Chan,諧稱「攞命陳」,由此亦可一窺其辦事作風。他中學就讀皇仁書院,中六時「貪得意」玩玩中大入學試,竟然考到,遂「順勢」於1972年入讀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社會系,不時邊看女同學在田徑場跑步,邊思考社會問題。

1976年畢業,考到做政務主任,成為最早加入政府AO體系的中大人。

他很早就成為政府裡面出色的財金專才,更被視為當時的金管局總裁任志剛的頭號接班人。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他協助任志剛、曾蔭權、許仕仁成功打大鱷。其後更獻計成立盈富基金,成功將過千億公帑「還富於民」。他計仔多多,與「橋王」許仕仁十分投契,以至被戲稱為「肥龍契仔」。

2005年12月,出任渣打銀行亞洲區副主席。與此同時,創立智經研究基金,被喻為「特首御用智庫」,不但至今仍屬最似樣的港產智庫,而且也初露了其政治野心。

2007年7月,出任特首辦主任,成為至今最強勢的「大內總管」,所有政策局的建議都要先經他過目,才可上達曾蔭權。不過,08年中,爆出副局長風波,成為其驕人履歷的最大污點,甚至一度影響他接替任志剛的部署。

2009年10月,出任金管局總裁。2014年初,一度傳出梁振英想以查史美倫取代他,但同年3月,再獲續任五年,至2019年9月底,可見其後台十分之硬。

說到陳德霖的後台,的而且確十分之硬,而這位貴人也是他能否出任2017年特首的關鍵。

他就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

 

打虎英雄 共過患難

王岐山是中紀委書記,當今貪腐問題的「打虎英雄」,但之前其實是中國金融和商貿的第一把手,而他與陳德霖更早於1997年就認識,可謂「相識於微時」。更何況,二人甚至可算「共過患難」。

事緣在亞洲金融風暴中,廣東省的窗口公司廣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GITIC)出現財困,未能償還兩億美元的債券本金,連帶系內的粵海投資及廣南均出現周轉問題。當時的總理朱鎔基委派當時的廣東省常務副省長王岐山,去收拾這爛攤子。東江水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被注入粵投,令粵投起死回生的(當時港府與粵投簽訂的30年供水協議,估值高達22億美元)。而這化東江水為「大把水」的奇技,就是王岐山和陳德霖合力炮製出來的傑作。

中國人最重視相識於微時,尤其是共患難於水窮處,因此,陳德霖與王岐山這一段關係,絕對不容忽視。事實上,2009年底,陳德霖剛做金管局總裁沒多久,第一次帶香港銀行家上京,即獲王岐山在中南海紫光閣,以國家領導人級數接見。而2012年的特首選舉,如果唐英年順利勝出,陳德霖更一早內定是財政司司長的不二之選。

總之,記住:王岐山是習近平最信任的人,王岐山一句話,肯定勝過別人的千言萬語。

更何況,陳德霖還有大部分香港政客所沒有的高瞻遠矚的眼界。

 

台灣之路 一早看到

話說2008年底,陳德霖在出任特首辦主任期間,談到立法會的語言暴力及「掟蕉事件」。當時,他儼如社會學家,異常冷靜地分析香港政治生態,指出香港政治將會變得「台灣化」,即是都要經歷台灣當初民主化的種種問題,其中尤以少數派必須透過「行為藝術」來引起傳媒關注,以有限的資源爭取政治活動空間。這是必由之路,而且這條路肯定不會短,起碼要二三十年,云云。

必須承認,如今看來,香港政治的而且確愈來愈「台灣化」,就連佔領運動也帶著台灣「太陽花運動」的影子。由此路進,陳德霖也許算是擁有「願景」(vision)的領導人吧。

 

問題始終是,即使陳德霖才德兼備文理兼修內外兼善,都不是香港人真正一人一票普選出來的特首,以至雖然到時香港的情況或者沒有現在這麼惡劣,但恐怕仍是難以好起來。

 

norman chan

(原圖取自: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21日 上午2:5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許仕仁案今日重點 | 陳鉅源拒認協助行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