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新一代集體感染大笑症

陳頌紅網誌│繼功夫之後,有行李箱

2014-11-24 10:00
字體: A A A

長輩說,中國是走難的民族。他們都經歷過走難:日本侵華、國共內戰、文革,為了生存,不得不逃。

然而,走難基因卻遺傳給子孫後代,讓中國人在太平盛世,都不至忘記「走得快,好世界」的求生之道。

看內地春運時的火車站吧!令人想起電影《滾滾紅塵》裡,秦漢和林青霞在洶湧得像洪水的人潮中,千辛萬苦要擠上船的場面。

看上下班時間的港鐵金鐘月台吧!明明對面月台尚未有車到站,明明每班列車之間,也只有那麼幾分鐘,大家還是要全速跑過去。惟恐擠不上車,就會被遺棄在末日世界。

看自由行旅客在香港血拼的裝備吧!行李箱的尺寸,由最初的小型手提箱,快高長大至現在那些足以藏屍的巨型行李箱。在街上、在餐廳、在商場、在港鐵,到處都有拉著行李箱的人。我想起住在洛杉磯時,因為經常地震,睡房裡有一個旅行袋,裡面放了電筒、哨子、餅乾、水、急救用品和最愛物件,準備隨時逃生。逛街購物本應是悠閒寫意的節目,但在走難基因作祟之下,變成逃生一樣的活動,小箱大箱跟在身後,臉上帶著離鄉背井的恍惚,以在大飢荒中搶米的姿態掃名牌貨。

住在美國的妹妹說,近年連美國人都知道,只要看到拉著大行李箱的亞洲人,都幾乎可以斷定他們來自中國。繼功夫之後,行李箱已成為外國人眼中,另一樣代表中國的東西。

如果維也納地鐵職員也有這種「認知」,可能不會出現行李箱驚魂。話說兩個月前,維也納一個地鐵站內,出現一個用鎖鏈鎖住的行李箱,職員恐怕是爆炸品,大驚報警。警察疏散乘客,搞了很久,才證實裡面沒有危險品。原來行李箱主人是一個中國男子,他因手臂酸痛,但又想繼續觀光,便把行李箱鎖在車站的長椅旁。台灣傳媒指那男子來自內地,內地傳媒則指觀光客來自台灣。不管來自哪裡,我們彷彿在做一些反智事情:當世人想活得更自在,當所有事情都能靠手機處理,偏偏只有我們,連旅遊都拖著比生命更沉重的身外物。

 

(原圖取自:蘋果動新聞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24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楊岳橋網誌│特區蟲洞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