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乙錚:梁政府正重覆共青團式青年工作

游清源網誌│新一代集體感染大笑症

2014-11-24 10:30
字體: A A A

此城此景,真的好想香港忽然乍現「喀格拉症候群」。

喀格拉位於東非坦桑尼亞,根據《笑的科學》(Ha!)一書的記述,1962年1月30日星期二,三名地方教會寄宿女校的學生開始失驚無神地大笑特笑。接著,當她們與更多同學碰頭後,她們的朋友也大笑特笑。咯咯笑聲很快就傳遞到鄰近的幾間教室。由於學生沒有按照年紀分班,低年級與高年級學生共用教室,不久後整個校園每個角落都蔓延著笑聲。

很快地,學校裡一半以上的人無法控制地笑著,總共約一百人。無論他們多努力,就是止不住笑呀笑。而笑聲的爆發持續進行著。

這起事件急速席捲整個村落。儘管大人們嘗試抑制女孩發笑,這樣的行為依然持續。

幾天過去了,接著幾個星期過去了;這股大笑一個半月後仍然不見歇止,學校被迫停課。

後來,隨著學生在家隔離,大笑總算平息,而學校在5月21日得以重新開始上課,但這幾乎是距離首次爆發四個月後了。

後來,當159位學生中有57位又像先前事件一樣染上大笑時,校門再度拉上。

停課後沒多久,相似的情況在鄰近城市、村落接連爆發。感染對象不再限於孩童;疫情散播之廣,甚至無法確切計量受波及的人數。

那年為止,總計有十四所學校關閉、超過一千人屈服於無法控制的大笑症。

十八個月後,笑聲終於平息,而這個大笑症就這樣自己絕跡了。

根據作者的分析,喀格拉的孩童之所以大笑,乃係因為經歷了一場大崩潰。她們被要求同時生活在兩種世界裡:既不是英國也不是非洲,不是黑人也不是白人,甚至稱不上是大人也算不上是小孩。這些矛盾使她們無法應對,只好大笑。笑是一種應對機制、一種處理衝突的方式。

而香港新一代也經歷了一場大崩潰,也不得不生活在兩種世界裡:既不是英國也不是中國,不是黃人也不是白人,甚至稱不上是大人也算不上小孩。於是只好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圖取自:岳敏君作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24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繼功夫之後,有行李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