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踢爆│警大細超清英領館佔領點 反證清場根本毋須禁制令

姚啟榮網誌│村上春樹筆下的悉尼

2014-11-24 23:22
字體: A A A

在悉尼的某中文書店看到村上春樹的《悉尼!》中譯簡體字本,施小煒譯,中國大陸的南海出版公司2012年8月第一版。原價36元人民幣的書,飄洋過海後就變成13.7澳元,現時兌換價折合是92港元。真不明白書價是怎樣訂定的,有什麼理由任何東西來到澳洲就莫名其妙漲價。

第二樣不喜歡的是書本給薄薄的保鮮膠紙緊緊包封,雖說還能看到封面和封底。書為什麼要保鮮呢?悉尼英文書店裡這樣做是比較少見的,除非是一些作者的簽名本或者是精裝本。但起碼有一本是供人隨便翻看的。我懷疑這樣做的理由只有一個:為的是不讓讀者把書翻得破爛,售不出去。為什麼看中文書和看英文書的讀者受到如此的對待?值得我們反思。村上是我喜愛的日本作家,他的雞蛋高牆論已經成為了弱小抗爭霸權的名句,只希望他的敢言不會令他的作品在國內成為禁書。為了支持他的道德勇氣,我放下堅持,破例買了這本不曾翻過內容的書。

喜歡村上春樹的小説的人,不一定喜歡他的隨筆,當然有人也不喜歡村上小説的故事性不強。我看的全都是譯本,中譯和英譯都有。所以純粹從《悉尼!》的封面的裝飾介紹説:「溫和的村上,第一次犀利批判!」你大概不明白為什麼形容村上是「溫和」,是説他的小説或者是他的性格嗎?翻閲內容,你又會開始懷疑到底什麼是「第一次犀利批判」?村上以前有沒有批判過其他事物嗎?「批判」是一個很強的字眼。一説到「批判」,一定有什麼不對勁。這些廣告的字眼,都是籠統地和帶點誇張,完全沒有意思想直接告訴你裡面是什麼內容。反而書底更好,是一段內容的節録。我認為什麼都不需要。村上春樹就是一個保證。

除了村上春樹之外,令我最感興趣的是因為村上寫的是悉尼。不過是2000年的悉尼。那一年悉尼主辦了奧運會,村上獲日本《Number》雜誌邀請到悉尼採訪。《悉尼!》就是村上的悉尼奧運會筆記。我的腦海裡還記得悉尼和北京互相競逐2000年奧運會主辦城市的情景。那一刻宣佈時結果時北京觀看直播的觀眾歡呼狂叫,以為得到主辦權,後來才知道聽錯了,空歡喜一場。其實一個奧運會宣揚時不多是體育精神,而是主辦城市背後的國家要通過這個活動展示自己的經濟實力。開幕式更是窮全國之力把它搞得精彩萬分。

村上春樹説得好:「之前我零星看過幾次奧運會開幕式,不管哪次,我的意見都是相同的。極其無聊。」尤其他説親自到場看到的和電視轉播的有如此不同,最後在丹麥運動員進場時就離開了。

許多人總是對旅遊過的地方瞭如指掌,但對身邊的事物一無所知。香港那麼小,假期時大家都不斷往境外跑。悉尼的人不知道是否如此;但聽説因為經濟理由,大多數是到郊外的海邊例如新南威爾士州北部或再北上昆士蘭州的黃金海岸、滑浪者天堂享受一番,出境並非常見的。村上春樹在《悉尼!》就寫到和友人一天駕車一千多公里從悉尼到昆士蘭州首府布理斯班看日本對巴西的足球比賽,然後又在翌日返回悉尼的經歷。每人輪流兩小時交換駕駛,從早上到深夜,雖然不是蠻荒探險,但寫得非常風趣,証明不單止澳洲人愛駕車,村上也有瘋狂的時刻。

其實我很想瞭解多一點我居住的地方,希望從其他人的印象中重新構建我對這個城市的看法。我不知道悉尼是否獲得過最佳城市的稱號,但記憶中十名之內應該是有的。但似乎村上筆下的公元2000年的悉尼,今天看來仍然覺得充滿趣味,尤其他在奧運會前寫在澳洲或者悉尼常見的動物和小鎮,跟其他大陸的大有不同,彷彿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這種獵奇的心態我是理解的。若是有英譯本的話,澳洲人也應該讀一讀,作為反省是應該的。尤其是在奧運會後,悉尼不像其他主辦城市一樣邁步向前,而是許多地方停滯不前,只有物價和房子價格例外。

村上是長跑愛好者,對運動的了解當然令我們認識更多奧運會的情況。我覺得他在書中穿插對澳洲社會人文的剖析不是一種帶結論的批評,而是帶點挑佻皮的提出問題,不是純然的「批判」。我覺得反而不對勁的是譯者。第47頁出現「人們彷彿親臨十月革命現場似的」令我一頭霧水,第84頁這句:「正在使用的康柏筆記本電腦立刻水漫金山」更令我懷疑村上是否這麼愛好中國典故。到了144頁竟然形容一個芬蘭人為大叔。雖然説形容一個成熟男人為大叔可以追溯至明清典籍,但總是令人不知所云。

翻譯村上的譯者,最好的是台灣的賴明珠,我不能把中文譯文和日文原文比較,但印象中譯文好像沒有騎劫原來的意思,或者只用譯後記來交代某些看法。這次難得的經驗告訴我,譯者若果超越本份,把譯文當做創作,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24日 下午11:2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52Talk】馬雲理論正確 中國應禁讀馬克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