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輕網誌│《畢業生》(The Graduate):上世紀的世代之爭

8仔拆局│法律問題含渾不清 旺角清場隨時出事

2014-11-24 21:44
字體: A A A

旺角佔領區的禁制令糾纏多時,在各方「打開口牌」的情況下,明天很可能就有清場行動。然而,雖然入稟方曾到高等法院原訟庭,修改和釐清不少字眼,上訴庭在處理上訴許可申請時,亦「出手」為原訟庭「解畫」。但箇中仍牽涉大量法律問題,清場行動隨時「出事」。
  
 
第一,針對公衆集會而申請的禁制令經常出現的一個特別情況,是涉及大量沒有在任何法庭文書之中指名道姓的被告。以今次的士和小巴團體分別就彌敦道和亞皆老街入稟申請的禁制令,本來都只得以街道範圍概括的集會市民,「有名有姓」的被告都是後來為在庭上抗辯而主動向法庭申請介入。

這種特殊情況,在其他涉及執行法庭命令的案件中,極少出現。例如,法庭如果要禁止張三繼續滋擾李四,又或者要租客王五離開並交出業主趙六的單位,被告人一來人數少,二來全部有名有姓,法庭執達主任有清楚明確的目標,亦容易確定目標人物有否遵從,還是予以抵抗。

既然針對公衆集會的禁制令案中,絕大多數的被告都沒有指名道姓,執達吏在行動中,其實沒有任何有效的辦法,確保在場的集會市民都已經收到並知悉禁制令的具體內容,亦即完成法律上「送達」法庭命令的程序。完成送達這一項程序,卻是判斷集會市民有否藐視法庭所必須確定的步驟。

結果,就是藉法庭命令而作出的拘捕,合法的可能性即使不是零,都極接近零。
  

再來。根據原訟庭頒布(並經上訴庭「解畫」)的命令,執達吏可在必要時要求警方協助,並授權警方拘捕任何警方有理由相信或懷疑阻礙或干擾執達吏執行禁制令的人,前提是該人已被告知禁制令內容,其行為違反法庭命令及妨礙司法程序,以及該人不當即停止其行為。

可是,根據命令,警方的授權包括把被捕人士帶到高等法院,最終蓋印的版本加上「under lawful or legal process」的字眼,並可讓被捕者保釋。然而,根據《警隊條例》第52條,警務人員須在拘捕後在48小時內把被捕者帶到裁判官席前。故此,除該命令外,並無其他法律依據讓警方把被捕者帶到高院。

由此路進,由警方在「協助」執達吏的過程中實行拘捕,然後卻又不是把被捕者帶到裁判署,而是帶到高等法院,既無法例或條文可依,甚至連先例都可能沒有。警方在過程之中可以把被捕者扣留多久,是否同樣受到48小時的上限所規限,都沒有答案。

如此一來,就是真的有拘捕行動,而拘捕又拗得到變成合法,警務處都已經麻煩自找(甚至會煩到那個時候當值「接收」這些市民的原訟庭法官)。
  

第三,有些報道提到,由於高院上訴庭現已駁回上訴許可的申請,故此循法律途徑推翻禁制令的程序已經告終,集會市民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可以經由法庭去質疑今次禁制令。換句話說,大家只能夠遵從,否則就是無視法庭的權威、無視「法治」。

的而且確,據《高等法院條例》第14AA條,除非原訟庭或上訴庭批予上訴計可,否則此案已無法上訴,而上訴庭亦的確已拒批上訴許可,且據第14AB條不得對上訴庭就上訴許可所作的決定上訴。不過,根據《基本法》第82條的前半部份,「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終審權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

顯然易見,「禁制令的法律程序已終結」此一結論,在法律上並非沒有爭議之處。過往亦有案例,終審法院最終裁定,《立法會條例》中不得對原訟庭關於選舉呈請的裁決提出上訴的規定,原訟庭裁決為最終裁決的規定,違反《基本法》第82條。

結論,就是即使假設清場成功(申請人的代表律師在上訴庭涉嫌反口稱只清障礙物而不清人,姑且拭目以待),訴訟反而不會告一段落,而是可能會繼續。
  

為反佔中,北京當局、特區政府及其「支持者」不時高舉「法治」,卻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可謂唔識嘅嚇死,識嘅就笑死(當然亦只能夠失笑,絕不可能是開懷大笑)。在這樣的前文後理之下,假藉法庭之名而為落實不民主假普選保駕護航,亦實在是法治這核心價值之下的一大笑話。

用這種方式去「落實『法治』」,「『捍衛』『法治』」,就算參與集會人士因為「怕你嬲」而廢事強行死守,現場很「機緣巧合地」沒有「出事」,特區的法制都肯定「出事」。


 .
:《基本法》第82條前半部份的英文版本為「The power of final adjudication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shall be vested in the Court of Final Appeal of the Region, 」

(原圖:Wikipedia圖片,原著者Wing1990hk按CC BY 3.0條款分享。)   .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24日 下午9:4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打機分分鐘失血過多 問你驚唔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