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未足10分鐘即介入「協助執行禁制令」 岑敖暉黃之鋒遭帶走

游清源網誌│香港問題出在舊一代

2014-11-26 10:30
字體: A A A

究竟什麼是「獅子山下精神」,十個人可能有十九幾個答案。這個時候,最乾手淨腳腦輕鬆的指定自選動作,就是訴諸權威,尤其是訴諸學術權威。

社會學者呂大樂在《四代香港人》裡如是定義:

「今時今日『戰後嬰兒』所謂的『獅子山下精神』,表面上是當年人人進取,努力奮鬥,但其實更重要的是大環境讓人相信努力之後有機會享受成果。」

而所謂的「大環境」,就是「他們踏足社會之時,遇上經濟快速發展,而且產業結構逐步轉型。結構轉型而帶來中上層位置的高速發展,形成了一股向上流動的力量。機會就在眼前,而且整個社會求才若渴,需要大量年輕的、懂得新知識的生力軍接上去」。

而今問題是,機會不但沒有出現在眼前,甚至沒有出現在「C眼」前,即是即使新一代肯賣「C眼」,都冇價冇市。而所謂的「生力軍」,對當代少女來說,不過是做「生力啤酒妹」。

呂教授續說「香港夢」:「市民自七十年代中期開始感覺良好,不是因為人人可以白手興家、創業致富或晉身專業、管理人員的位置,而是社會上有多種可能性,滿足不同的期望。安份亦可以過好的日子。」

七十年代人人都說「行行出狀元」,但新一代投身社會後卻發現,實情卻是「行行都撞扁」。舊一代(包括我在內)總愛批評新一代遲到,這固然是事實,但卻不反省一下,在新一代眼中,「嗰條中坑根本當我冇到」。

呂大樂批評「『戰後嬰兒』一代人沒有(或應該說還未有)擔起他們的任務。他們成長於社會提供了很多機會的環境,並享受到各種成果。可是,他們未有真真正正的為下一代提供一個更開放、更公平的環境。第一代人給他們很多發展的空間,『戰後嬰兒』卻未有對年輕一代表現出同樣的包容」。

很多「戰後嬰兒」都看過沙林傑的《麥田捕手》(The Catcher in The Rye),但更多五十後根本不知道這本小說的要旨是叫他們擔當「麥田裡的守望者」,守護變化球一樣的香港夢,然後將球傳給下一代。

 

(原圖取自:《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26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醫者撫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