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警司警棍突襲過路市民後頸

游清源網誌│不是輸在起跑線 而是輸在輸精管

2014-11-27 10:30
字體: A A A

「表面上,世代之間相安無事。其實,世代之爭即將爆發。安分的第一代陸續退下舞台,已經開始長出銀髮的『戰後嬰兒』反而毫無倦意,繼續指指點點。內地、台灣的三十世代意氣風發,香港的卻感到出頭無期,生活艱難。至於第四代,他們打從開始便是輸家。」

最後這十五個字,叫新一代太沉重。

這段話語,可算是社會學者呂大樂在其暢銷作《四代香港人》的序言(甚至是「罪言」)。呂教授寫於2004年的秋天,距離現在正好(其實是「不好」)十年。他預言的世代之爭沒有即將爆發,但也終於爆發了。

他提到的「戰後嬰兒」不但已經長滿銀髮,好些甚至已經變成「光明頂」,但依然毫無倦意,還是繼續指指點點,甚至作威作福。

至於他筆下的「三十世代」,亦即「七十後」,如今差不多一半已經踏上「不惑之年」,卻對生計、生活、生命依然充滿疑惑。另外一半都過了「而立之年」,但很多連個「劏房式單位」的首期都沒有。

最後,八、九十後打從開始便是輸家,這個講法也得修正。他們已經不是輸在起跑線,而是輸在輸精管或者輸在輸卵管(甚至兩者皆是,視乎是否門當,有否戶對而定)。所以,更準確的說法應是:八、九十後打從投胎開始便是輸家。

不認不認還須認,九七後,香港果然回歸中國懷抱,就連宗法思想也極速認祖歸宗,以至很快就出現了「特區門第制度」。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一手炮製的「直資學校制度」,好讓父子兩代甚至爺孫三代都享有「門第一龍條服務」,意味特區一分為二,一個叫「貴族特區」,另一個叫「黎民特區」,而因為多了「有中國特色的『關係』」,情況比港英政府時期更嚴重,一如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經濟學教授克拉克(Gregory Clark)在其新著《父酬者》(The Son Also Rises)所言,出身(birth)比起所得和教育程度,對某人的社會階級流動性,具有五成以上的影響力。

世代不可能不爭!羅范椒芬呀,請告訴妳朋友,還是走吧!

 

(原圖取自:《Rich Dad Poor Dad》封面)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27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繽紛有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