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傳媒工作者北角警署外聲援攝記王俊龍

范析852│警例列明「須盡量配合傳媒工作」 警察要求傳媒離開實已違例

2014-11-28 00:17
字體: A A A

一連兩晚,旺角都發生有新聞工作者在合法採訪時,卻被警方以「襲警」罪名拘捕的情況;與此同時,從大量曝光的片段可見,大量的前線警務人員,以極差劣語氣及粗暴方式,要求傳媒離開,以至阻礙傳媒正常的拍攝工作。

真實例子,今晚被拘捕的《蘋果日報》攝影記者王俊龍,其實就在26日晚上約8時,在旺角一戲院對出進行拍攝工作期間有親身經歷:一名軍裝警員把他截停然後大罵:「你想點?你想點?而家我地做緊嘢,你一係呢邊一係嗰邊。」而當王俊龍解釋自己正在拍攝時,警員卻變本加厲,怒罵:「你有記者證唔係代表可以阻住我哋做嘢!」雖然警方傳媒聯絡員上前了解後安排記者前行,但此時該軍裝竟再突然衝向記者及向同袍大叫:「《蘋果日報》記者話唔好阻住佢,佢話做嘢!」向公眾示範原來此謂之「專業」。

警民關係因警方「暗角打鑊」及數之不盡的濫權事件,早已愈變愈差失去互信,而傳媒跟前線警員在這場佔領運動中,亦未見良好;箇中原因,大抵跟傳媒把多宗警員濫權的事件揭露有關,令他們的「醜態」暴露在鎂光燈下,所以日前有攝記在晚上拍攝警察時,本來理所當然要用上閃光燈,都惹來警員指責是挑釁,並要抄下對方的身份證資料。

究竟警方跟傳媒的關係,在「現場」應該如何劃界?記者在保障公眾知情權這天職之下,與警方屢屢惡言「唔好阻住我哋做嘢」之間,又有多大的空間?警方又是否有責任協助傳媒採訪,還是只視他們如一般市民,容許他們拍攝只是「格外開恩」?

一切,在警務人員必須遵守的《警察通例》中,其實都有明確答案!根據《警察通例》第39章「警察與市民和傳播媒介的關係」中,就「傳媒關注的事件」有明確定義,當中共有5項,包括:

1) 涉及人命傷亡的事件,例如謀殺、自殺、飛機失事、房屋倒塌、遇溺等;
2) 持械搶劫、嚴重傷人及槍擊事件;
3) 嚴重交通意外及/或嚴重交通擠塞;
4) 嚴重商業罪案、電腦罪案及訛騙案件;及
5) 涉及警務人員的嚴重事件、可能引起公眾關注或使政府成為公眾焦點的
事件。

而連日旺角的事件,明顯屬第五項吧!

警方也為「傳媒代表」作了定義,是指持有報館、通訊社、電視台及電台所發出的身分證明文件;香港記者協會會員證;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會員證的記者、攝影師及電視台工作人員。

而在同一章第39-05節,就說明了「如何配合傳媒工作」,分別是兩項,列明「在事發現場的人員,須:(a)以互諒互讓的態度,盡量配合傳媒工作;以及(b)不應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

由此可見,其實前線警員配合傳媒工作,根本就是他們工作的一部分,而且不是求求其其地配合,實是要以「互諒互讓的態度」,同時必須「盡量配合傳媒工作」,而「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更明顯違反了《警察通例》。

事實上,從以上例文,本身已足以反映「許SIR」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許鎮德,日前其實是誤導公眾。他曾稱警方執法時不會理會對方身份,云云。問題是,《警察通例》中既定義了何謂「傳媒代表」,實是因為「傳媒代表」並非一般市民,如果警方真的不作理會,自然就能動輒把不願離開的「傳媒代表」當成一般市民拘捕了。

再按《警察通例》看警方連日來在旺角的「表現」,軍裝警員喝罵記者「你一係呢邊一係嗰邊」,恐怕難以被視為是一種「互諒互讓的態度」吧,而動輒指罵記者「唔好阻住我哋做嘢」,更反映他們似乎忘記,配合傳媒工作,也是他們「做嘢」的一部分。而在今晚旺角警察無理拘捕《蘋果日報》記者為例,事後不少記者欲進行拍攝,都被警方推走,他們更築起「人肉防線」,圍出人盾把被拘捕者圍住,難道這也不算是「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嗎?還是警方會認為,要出「黑影」擋鏡頭,才是「妨礙」呢?

事實上,公眾必須理解,不同的傳媒代表組織如香港記者協會及攝影記者協會等,都曾先後多次向警方管理層表示,要求上情下達讓前線警員明白,他們應如何配合傳媒,但未知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還是連高層都會認為,不容傳媒仔細紀錄警察的工作過程;但結果卻是令警方的行為不受監察,以至就算無法無天,公眾也無可奈何。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28日 上午12:1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快必指清場時被打 左眼爆血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