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平網誌│唔好認命,死都唔好認命呀

莫紫瑩

-火箭升空奇遇記

游清源曾說:「火箭人如其名,有火有箭,不時燒傷戳傷同事。不過,她最強的強項是『娃娃看天下』,老奸奸言、巨滑滑舌都逃不過她的童眼」。「火箭升空奇遇記」其實只是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記者,如何看這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世界。既然有平台,我就不會畏言,與大家分享工作點滴。網誌個人色彩很濃,那些想看時事評論,卻又不屑記者「賣弄」感情的讀者們,煩請移玉步至其他版面。

莫紫瑩網誌│記者這行有幾「筍」?

2014-2-9 11:00
字體: A A A

近日不少傳媒工作者都熱烈討論着一篇《筍工》的專欄文章,小妹才疏學淺,不敢在諸位前輩前,賣弄什麼理據反駁或評論。不過,從諸多有關的文章中,卻刺激了自己想想,究竟記者是否一份「筍工」?

在研究「是」與「否」前,或許要先說說,什麼才算是「筍工」吧?在我心目中,「筍工」並不是「唔使做就係筍工」,其實要返工,但又「唔使做」,是一件何等的苦差。試想像,你明明坐在辦公室,但卻沒有任何工作,返工等放工,有時更要「扮忙」來掩飾自己的空閒,這樣虛度光陰,筍嗎?我曾經試過,努力「扮忙」完一輪,看看鐘,卻只是過了幾分鐘,簡直就是「度秒如年」。不好意思,不是因為我「唔使做」,而是因為我已完成工作。

其實,每一個人對「筍工」的定義也不同,應給予尊重。「筍工」對於我來說,是一份有前途、付出與收穫能成正比,而人工能足夠給家用及自用之餘,有餘額讓自己存着,將來讀書也好,組織家庭也好時用的。說起來簡單,卻是很奢侈的一個定義。

言歸正傳,記者是「筍工」嗎?

是,記者是「筍工」。因為做過記者,可以轉行做公關或傳訊,公關人工比記者高,亦比做記者舒服。而比起記者只能在數量相當有限的傳媒機構中打轉,公關能在各間大公司、政府部門都需要此職位的前提下,個「pool」點都比記者大,亦比記者多機會。

是,記者是「筍工」。因為做過記者,可以轉行做老師,特別是通識老師。記者能接觸眾多新聞題材,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點都識啲。資深的記者們更是通識大師,由新聞題材涉及什麼法律條文,到有個阿婆執紙皮的事,都能清楚講出背後含意。老師的人工更不用說了,簡直可以說了人工高、福利好。

是,記者是「筍工」。其實我也不知道主播算不算記者,不過他們的職位好像多是「主播/記者」,雖然我覺得記者的成分偏少,但職位名稱是這樣寫,也算是吧?那麼,這個就更加「筍」了。做完「記者」,可以轉行做主持,可以做公關,又可以從商「賣輪」、賣保險等,又或者……「賣卵」(這是別人告訴我這個同音詞的,意思請自己參透吧)。人工,前途,當然N級跳,畢竟,擁有美麗的臉蛋,向來都是優勢。除了這些,還有數之不盡的工作可以轉,政府工、從商、賣保險等等。

不過,大家有否發現,我說記者是「筍工」的前提,也即是此後必須轉行才成?沒錯,我確實眼見過不少人只把記者當為踏腳石,並不是真心想做「第四權」,他們只想透過這個有機會涉獵各個行業的人,從而幫助自己轉工,發展未來事業。這樣說,記者豈不是一個「筍工」?一份很「筍」的踏腳石「工」作嗎?

但是,真正由衷覺得記者是「筍工」的人,會懂得珍惜這份工作真正唯一「筍」的地方。而這個唯一,我想就是可以發揮到自己的赤子之心,正如自由撰稿人阿離所言,可以監察政府、「監察權貴,求真」等。而我亦相信,每個真正有心的記者在入行前,其實亦看中了記者的這個「筍」,也會捍衞這個唯一的「筍」。

可恨的是,這樣的「筍」,卻又要建基於實際的「錢」身上。或者,你會覺得我很膚淺,又講錢呢啲。不過,活在香港這個城市,沒有錢,你能生存到嗎(不要跟我說攞綜援)?因為,自己眼見不少行家在衡量要做作為第四權的「筍工」,與人工低的「非筍工」的天秤上,不少人因為「人工低」的這一方,而選擇離開。他們離開自己的工作,離開自己的理想,去找其他表面上是「筍」的工作。我絕對不是說記者們貪錢,只是記者的人工很多時都與付出成反比。起初,你會為理想而珍惜這份的真正「筍」的地方,不計勞苦,不計人工地去工作。但是,若有一天,你發現你開始要為生活,為將來打算,你會黯然離開這份心目中的「筍工」。為什麼會這樣說?下回再談。(莫紫瑩)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9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破壞之王」黎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