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街亞皆老街口警民對峙

范析852│許SIR袁木上身指鹿為馬 記者會十大言論再證警察公安化

2014-11-28 23:56
字體: A A A

25年前的北京,有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在六四事件後公然撒謊,此後就被視為是中共式指鹿為馬的典型;25年後的香港,當警方旺角「清場」後,連夜面對大量要表態支持「我要真普選」的市民,不少前線警務人員就失控濫權濫暴濫捕,除以警棍施襲外,更無視《基本法》保障市民人身自由,還編造大量「莫須有」的罪名,如指控市民非法集結、誣告記者搶槍與襲警等,可謂寫下香港警察另一黑色一頁。

然而最令公眾更為聚焦的是,自佔領運動爆發以來代表警方回應事件最多的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許鎮德,忽爾在周五(28日)下午的記者會上,再一次變本加厲示範如何指鹿為馬,對大量警員違法違規和濫權的行為諸般迴避外,幾一面倒把旺角清場後的混亂情況歸咎於市民身上。以下便是許SIR大放厥詞中留給香港人的九大疑問:

第一、許鎮德指有激進滋事分子在旺角聚集,到處亂逛及企圖再次佔領馬路,同時呼籲市民「唔好到旺角聚集同流連」;但旺角明明是購物區,連許鎮德自己一邊也侃侃而談指警方成功令旺角交通回復正常,卻又一邊阻止市民到旺角,是否要把旺角變成一個「核心保安區」?

第二、許鎮德呼籲市民遠離激進滋事分子,是否他們都有樣睇?身上有標記?當理應受過專業訓練的警察,都會肆意把普通市民當成「滋事分子」,一般市民又可如何分辦?

把責任全數推卸予市民

第三、許鎮德要求市民不要聚集圍觀,以及應該跟警員保持安全距離,而究竟是什麼原因,原來警員變得生人勿近?而市民聚集圍觀又為何不能?須知道,旺角道一年365日,都有大量聚集圍觀的場面。香港人還有自由嗎?

第四、許鎮德指控「因為非法集結人士的違法行為」,令旺角的商戶「要關門,唔能夠營業」;但過去兩個月佔領人士「涉嫌非法集結的違法行為」期間,旺角的商戶卻還能照常營業,反而每當警方近日晚上的行動,不少商戶都得關門避之則吉,那誰才是影響的來源?

第五、許鎮德指因為示威者在旺角聚集,故其他市民繞道而行,造成極大的不便,又批評示威者行徑非常擾民。問題是,警方近日晚上的行動,就連居於旺角的市民,隨時連過馬路的權利也被剝奪。

未有回應以武力驅趕是否合法

第六、許鎮德指責市民在旺角到處流竄,以各種藉口包括集體購物、跌錢、集體睇電視及等人等等,堵塞道路同及擾亂秩序,而其實大型百貨公司的「感謝祭」,都會有大批人潮購物,為何警方又不介入?而集體購物、集體睇電視及等人,具體而言又違反了什麼法例?

第七,許鎮德指責有市民以粗言穢語辱罵警員,但其實也有不少警員以粗言穢語辱罵市民。必須指出,只有警察一直自詡是專業的紀律部隊,以粗言穢語辱罵市民,才是最不能被接受,甚至應接受紀律處分;故許鎮德請別以市民粗言穢語辱罵警員,為警察失控的行為開脫。

第八,許鎮德繼續指控有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及阻撓警方執法,但至今曝光的不少現場片段中,卻更多是警方屢次忽然推撞市民,又或衝入人群拉走跟警員發生口角的市民,這些行徑本身,都是缺乏法律依據,以至隨時屬於不合法;許鎮德就稱警方是在別無選擇情況下,採取果斷行動,驅趕在現場非法集結的人士,卻留下一個極具爭議的問題,就是有否充分證據,指控現場人士是在「非法集結」?

《基本法》列明港人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第九,許鎮德指責稱:「有人可能認為咁可以消耗警力,挑釁警方,但咁樣對香港係咪有益處呢?」而市民的問題大抵是,警方早前濫權濫暴,無視法院禁制令的規定,「咁樣對香港又係咪有益處呢?」

第十,許鎮德總是以警員執法面對困難,以及前線警員存在負面情緒為由,希望市民明白理解;不過,必須提醒許鎮德,警員是受過訓練由公帑支付薪酬保護市民的紀律部隊,如果警員心理出現問題,管理層也可把他們調離前線,而不是容讓他們視市民為發洩對象。

根據《基本法》第27及28條:「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禁止任意或非法搜查居民的身體、剝奪或限制居民的人身自由。禁止對居民施行酷刑、任意或非法剝奪居民的生命。」問題是,香港警察連日來的,是否已經認為自己已經可以凌駕香港憲法?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1月28日 下午11:5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我要真普選」標語菜街湧現 暫不見警棍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