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na網誌│張智霖係飛機師?詹培忠就有你份!

陳玨明

-獨角秀

在香港土生土長,由英殖到回歸再到香港原來已經變天,唔理係左膠定右膠,只知道作為正常人,此時總少不免對過去美好日子心生懷緬。近年不時離港外遊,去玩去做嘢,不用行夠萬里路,已經發現香港自以為很進步,但其實不知鬼咁落後,各地在急起直追,甚至早把香港拋離,但香港人香港政府都好似未知死,眼見香港各樣的不濟,積積埋埋,竟數得心底出愛恨香港的100個理由,實在不吐不快,也提醒自己要認清時勢,千萬不要陶醉在井式玩泥。

陳玨明網誌│愛恨香港100個理由之8──茶記係寶唔係草

2014-2-9 12:00
字體: A A A

上回提到,中三那年,本人基因出現「突變」,雖然不是像Kenny般從此立志投身傳媒業,但卻令我人生口味轉換,由青年人本應愛吃快餐麥記,忽矣懂得欣賞港式茶記的美食,當中在咪走雞做暑假工的日子,更是極之令人回味。

而其實,上回根本沒有提到那麼多細節,故以上一段就當補遺好了。但究竟茶餐廳有什麼是令人欲罷不能?又或是驚喜萬分?

先談飲品。茶記最出名的,自然非絲襪奶茶莫屬,香港近年不時就有沖奶茶比賽,令絲襪奶茶成為了茶記主角,但其實茶記有一些飲品卻是不甚起眼的,其中包括凍杏霜、唂咕及牛肉茶。

牛肉茶是保衛爾牛肉沖水,但自從出現瘋牛症,連超市都沒有保衛爾賣,那仲如何再沖水?而杏霜其實是杏仁粉,在台北淡水是當地名產,但香港卻愈來愈少茶餐廳有賣,原因無他,一來是識飲的客人愈來愈少,而生產杏霜粉的公司也買少見少吧!

至於唂咕,有人以為即是朱古力,但其實是有不同的,前者是可可粉,後者就是朱古力粉,兩者味道以谷咕較「原始」,水吧師傅加進多少煉奶,足以左右味道,但朱古力粉方便得多,成本也較低,故已經取代了唂咕的地位。

順帶一提,以往茶記除了好立克外,其實還有美祿和阿華田的,但現時也不再是間間有了。至於另一常見的西洋菜蜜,上市那間所謂茶餐廳竟然沒有供應,就只能以離譜來形容,實是愧對茶記之名。

而要數茶記最特別的飲品,以下兩樣個人更認為最當之無愧,分別是檸啡及滾水蛋。

還記得當時做侍應,首次聽到有客要檸啡,即時呆了一呆以為聽錯,因為常識是咖啡會落奶,如果加上檸檬,喝下去必定肚痛,更何況,餐牌上並沒有如此騎呢選項(因為那張餐牌是本人用Excel打,所以有咩記得好清楚),幸當時一個阿叔級侍應在旁,叫我照落單,然後才為我補習,才知所謂檸啡,就是齋啡加檸檬,因為齋啡傷胃,加了檸檬可以減低其「殺傷力」,而檸啡更是最貴的飲品,因為比咖啡多了檸檬,也因為咖啡較檸茶的茶底貴,所以會比咖啡及檸茶要收多一蚊。

有飲自然有食,茶記小食裡,最好吃的大熱之選,應是法蘭西多士莫屬吧!西多是OL眼中的魔鬼,因為超肥,它製作看似簡單,但其實較其他多士麻煩得多,如果有數個柯打都要西多士,對水吧來說其實都幾頭痕的。但好食的西多士,卻足以令那間茶餐廳多了一個光環。

西多現時仍然是茶記熱門食物,但炸雞脾炸雞翼沙律卻不一定,後者也甚考茶餐廳的功夫,因為雞脾及雞翼調味是否得宜,炸得是否過火,隨時是天堂與地獄的分野。至於港式茶餐廳的雜果沙律,更是別具一格的,完全有別於西式的沙律。

大家或會以為,茶餐廳的雜果沙律不過是罐頭雜果加沙律醬,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其實水吧師傅有不少「後期製作」的,包括要對沙律醬作調味,加入煉奶等,這些沙律都是每一兩日都要製作好一大筒,但因為雜果沙律易變壞,細的茶餐廳,水吧內也沒有空間容納大雪櫃,為免麻煩,炸雞脾沙律或炸雞翼沙律便因此消失了。(陳玨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9日 下午1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建平網誌│唔好認命,死都唔好認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