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證實梁振英請食飯 林大輝將入黨

讀者投稿|政治與道德正確‧你是真心一致嗎?

2014-12-1 18:35
字體: A A A

故事是這樣的:「有一次農曆新年前,一位媽媽給了女兒五千大元購置新衣裳,女兒興高采烈。一星期後卻被祈福黨騙走她五千元,騙子說她的孝心是會感動蒼天的。兩手空空的女兒向媽媽哭訴,媽媽狠狠地罵死她。」年關不易過,經濟緊拙的媽媽費盡力氣給女兒五千元,讓她開開心心過新年。女兒被騙走金錢後,媽媽遇上一大改變。媽媽在想是否再給女兒金錢呢?

中國古代知識系統,總是把政治和道德放在首位(葛兆光,2007)。也就是說,在中華民族的認知結構中,一直以這兩個原則來解決解題(problem-solving)和作出抉擇(decision-making)。結論是遇上任何事情,必須政治正確和道德正確。

女兒為母親福祉祈福求神庇蔭,孝感動天,卻被騙去五千大元,也換來傷人的狠罵。女兒是道德正確,政治不正確。因為她的任務是珍惜這五千大元,並好好運用金錢過新年。母親再給女兒金錢是政治正確,道德不正確。因為政治上這母親的身份,供書教育、生活溫飽,是絕對應該再給女兒金錢。但道德上她卻臭罵女兒,而不去報案伸張正義。這政治正確就是中國社會幾千年來的微縮影。

中國歷代官府制度自秦朝起,皇帝天子以至諸侯、君卿、士大夫、武官、平民、奴隸,這就是宏觀的社會結構。君要臣死,臣一定要死的「君臣論」就是「義」,即是政治正確。因此媽媽以母親的身份再給女兒金錢就是政治正確。求學階段的年青人是學生身份,責任和義務是「學習」,任何違反這份義的行為,佔領道路、反抗權威就是政治不正確。但卻是道德正確,因為道德(Moral)包含著「公義(Justice)」(Powers, Higgins & Kohlberg, 1989)。

「改變」會產生壓力(Holmes & Rahe, 1967)。對於沒有多餘金錢的媽媽來說,背上母親這身份,是一定要給。角色身份這無形的壓迫感令媽媽心裡非常矛盾,加上緊拙的財政,究竟給或不給呢?最後媽媽發現自己一生沒有過失,守法勤儉,卻無法給女兒溫飽,做母親的失敗,突如其來被騙走金錢的失去,一種苟且偷生的挫敗感。壓力爆煲,媽媽選擇痛罵女兒一頓,責怪身為受害者的女兒(Nathanson, 1992)。媽媽的攻擊,跟警方指責受害者或無辜被警棍擊中人士,不也是一樣嗎?軍令如山,犧牲在所難免,警察揮動警棍驅趕佔領人士,絕對是政治正確,亦絕對是道德不正確。但真正犧牲的是什麼呢?

真心有這麼的難嗎?為什麼年青人要被逼得這樣?因為上一代人就是在這樣的環境成長和學習。他們自幼就從家庭裡學到了「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價值觀(Value)。求學階段從學校和教師中強化這個價值觀,過關斬將,秉承著傲氣的精英教育制度信念(Belief)。學有所成,投身社會工作,乘著經濟起飛的時代巨輪,在朋輩間獲得認同、在工作上獲得成就名譽,再次印證著身為社會精英的信念,形成他們那一代的態度(Attitude)。他們從少經歷這些系統,慢慢地學會了教訓,什麼樣的價值觀和個人信念,才能這世界生存(Bronfenbrenner, 1979)。

上一代上岸了,但失去了五千大元並臭罵女兒一頓的媽媽卻是活生生的香港人寫照,也是年青人的內心世界:無力感、無規範感和無意義感(Mau, 1992)。殘酷的是,我們猶如一隻隻在滾輪中的可愛小老鼠,開心自顧地向前拼命跑,而觀眾則冷血地欣賞這一隻隻傻得可愛的小老鼠,嘲諷它們的滑稽行為,好像看見只有在海巿蜃樓才會出現的芝士。

年青人已經厭倦,而且極度討厭這所謂正確不正確的社會規則,為何不可真心一致做自己想做的事?上一代的人們,你們有真心一致做自己嗎?還是仍然生存在那,不斷地思考自己的行為是否政治正確的世界?改變有那麼的難嗎?

請記著,我們每一個人也擁有為自己選擇的權利和自由。

(撰文:Yin Lee)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日 下午6:3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許sir:射水「好似落雨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