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有人聲討雙學 旺角續有「鳩嗚團」

雲闊天清

-悠雲絮語

本人生於香港,現為中文大學學生,曾以工程系為主修,後來轉主修為哲學系,只因喜愛文字多於數字,認為唯獨文字可勾勒出大千萬象。閒時愛寫作,記錄過去,思考未來。在此跟大家分享一個九十後對社會議題的看法和生活感想。

雲闊天清網誌│像我這樣的寫卡人

2014-12-1 21:41
字體: A A A

某日閒來執拾抽屜,看到從前收到的各種信件和卡,包括聖誕卡生日卡感謝卡。寫卡的好處在於能賦予別人重溫收卡時那被重視的觸動。現在我收卡寫卡的次數都比以前少,皆因聖誕生日畢業的慶祝大多寄託於飯局之中。

這些卡收藏在一個個信封內,用不同色彩的筆,寫上令人感到悅目的字。有的還附上自畫的插圖。眾人的卡片風格分明,一瞧字體和卡上插畫,就知道是誰誰誰的作品。諷刺的是,當年寫forever friends的人,大多都像消失了似的,此刻完全不知道他這剎那在何方。

一個人在寧靜的下午翻看這些卡片。值得慶幸的是,那些卡片的作者們,當中約有一半現今仍保持著聯繫。那些令人窩心的稱讚,直到現今還清晰記得,只因那是跟自己有關的。

讀卡的人記得自己讀過甚麼,那寫卡的人呢? 我問一位朋友,你記得你當年寫過這些嗎? 對方說,原來我竟然如此文藝過,又說,你呢,你記得你寫過這句嗎。其實我也不記得自己曾經如此稱讚過對方。只是,我們對於對方的誠摯話語,彼此也一直念念不忘。

卡片上的字句,很多時會寫到關於對方的觀感,或者一些相處的感覺。這些靈感像一剎那的片羽丶一霎間的影像,不記下就會慢慢堆疊在記憶的底層。平時見面大多只談時事談音樂講生活說是非,很少會突然說: 「生命最精彩的地方是……」丶「你給我的感覺是……」,平時想得多,但分享得少,不到生日和聖誕節,通常也不會刻意為對方製造感動,或者特別地送上一些祝福。

有些說話,不及時告訴對方,未免可惜。兩個人能夠成為朋友,自是彼此都覺得對方有值得欣賞之處,而如果這種欣賞,能配合友情深淺度表達出來,對彼此來說,都會是美好的體驗。

有時我們太吝嗇稱讚,也很少剖白心聲。何以總要到重要節日才能分享? 或者有天我們會忘記卡片上的語句,但不會忘記那一瞬間的感動。隨意的一句,在對方而言,可能是在冷落時分,融解冰雪的一點星火。這需要一個破冰者,勇於燃點火光,然後這點星火,又會傳揚開去,感染更多的人。

令人感到可惜的是,現時寫卡的人似乎愈來愈少,往日的賀卡或許慢慢會被科技淘汰。誰還願意費心思去撥動他人的心弦? 卡片寫給誰好? 讓卡片上的一字一句,像紅楓落葉一樣,沉睡在安靜的夢裡。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日 下午9:4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52Talk】外媒對香港示威者的同情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