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 • 一分鐘游得理噏:梁振英話是可忍孰不可忍,又試陰險狗噏!

劉山青網誌│既不能癱瘓政府,又無法重啟五步曲

2014-12-1 20:06
字體: A A A

昨夜學聯在金鐘發動的行動升級,吸引了數千支持者參與,晚會氣氛熱烈,表示學聯和學民仍然擁有大量青年的支持,是運動的實質領導。

群眾從9時開始包圍政府總部,以自製盾牌與警方激烈衝突,二度衝出龍和道,衝突延續至今晨。這是佔中運動的主力出擊,可稱之會戰,抗爭者十分英勇,但其力量明顯不敵警方的精銳部隊,無法包圍政府總部。

1. 出師之名
學聯組織這次出擊之名大概是不滿旺角的禁制令式被清場和警方其後對旺角示威者的使用武力。這是否可作為一個重要反擊的出師之名,不能單靠支持群眾的不滿程度,而是社會的認受程度。在這點上,社會的普遍認受是不夠的。一方面,社會對禁制令的意見不是傾向示威團體;另一方面,旺角剛發展出流動佔領的形式,普遍的支持者認為這是有效的和最低暴力的新策略。學聯放棄這種城市游擊戰略,而採用會戰形式,有點不智。

2. 爭取目標
兩陣對壘,損兵折將是兵家常事。而且街頭抗爭不同書生論政,戰士需要接受磨練和蛻化。但今次主戰的政治口號是重啟五步曲。這政治訴求在習近平的表態後已不現實,因為特區政府無法重啟五步曲,而中共已定性它為違法事件,人大不會將它作考慮之列。換言之,今次重大動員建基在一個無法實現的目標之上。此乃大忌。事件表示學聯和學民的最大弱點是政治上不成熟,其政治訴求依賴一些社會評論或學者的所謂政治分析。學聯學民作為運動的實質領導,需要建立自己的政治分析和判斷。

3. 時機
正如梁振英點出:「在警方沒有採取清場行動的情況底下,學聯和學民昨日號召一部分的市民圍堵政府總部,要癱瘓政府,很多市民認為,兩個多月來,「是可忍,孰不可忍」,「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現在要求警方清場的呼聲越來越高。」學聯學民在沒有即時壓力的前題下,貿然出擊,乃兵行險著。其唯一的成功希望是警方在清場時犯下大錯,如七警打人等,但明顯地,這是守株待兔的方法。

4. 授人以柄
保安司黎棟國借此對學聯和學民作出最強烈的譴責,表示:「金鐘示威瀕失控—-變成暴力衝擊」;警方也評為「暴力行為」。但,新華網在12月1日的報導:「香港特區政府1日對參與非法集結人士有預謀、有組織地以暴力衝擊警方防線,堵塞政府總部和龍和道等無視法紀和危害公眾安全的暴徒行為,予以最強烈譴責。」
當中以「暴徒」加諸在港府之口,絕對不可接受,因為,「暴力衝擊」、「暴力行為」與「暴徒」有本質分別。在示威活動中使用「暴徒」一詞等於宣布事件為暴動,這是為什麼港府至今沒有使用這一定性的原因。

5. 設立人權委員會
雨傘運動中,示威者多次針對警方,當中的一個原因是香港警隊制度與社會發展脫節。投訴警察課和警監會制度不能有效地監察警權過大。政府應該考慮設立人權委員會。警隊當中的一小部份害群之馬平日的行為令市民對警隊抱有積怨。所以,在旺角衝突中,「玩差佬」成為一個主要動力和群眾心理。在1966年騷亂後的官方調查委員會報告中,委員會認為政府應立即制訂政策,正視年青人不滿的社會因素。當年的政府並非無視建議,只是翌年已爆發更大的67暴動。梁振英明白年青人沒有上流機會是問題所在。但他犯上當年港英政府的同一錯誤,就是補救措施太慢和建制派過於保守。事情發展至今,政府除了直接向年青人開官倉賑濟,例如,發還部份大專學費(包括近年畢業生),青年現金津貼之外,大概無法疏導燃眉之急。

(無綫新聞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1日 下午8:0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泛民發聲明譴責警方暴力 呼籲雙學不再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