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瑋騏網誌│不能動的鐵達時手錶

劉山青網誌│不要找媽媽,要找爸爸

2014-12-2 20:08
字體: A A A

在學聯學民承認11月30日的包圍政府總部行動失敗後和泛民主派要求其不要將佔領行動轉化而非升級後,黃之鋒表示「走投無路」,聯同兩位學民思潮女成員宣布絕食,直至政府願意以「停止諮詢、重啟政改五部曲」為主題重返談判桌為止。

絕食是一種抗爭,參加者要付出代價,無論我們支持與否,都不應嘲笑示威者,這是教養。但絕食抗爭是一社會行動,所以,任何人都可以表達其對此意見。「停止諮詢、重啟政改五部曲」是一政治訴求,需要以群眾動員來爭取,似乎不適合絕食方法。好比,政府不可以強迫學聯放棄其公民提名作談判前題;黃之鋒也不應為政府代表下前設。若絕食以抗議目前的政改五步曲則作別論。另外,學聯學民似乎對林鄭月娥抱有好感,其實是一廂情願。林鄭月娥只是較能運用煽情和較懂做戲,這可能與她出身於港大社會科學院有關,用英語說,All the President’s Men。她只是政府官僚的一棋子。我認為黃之鋒應借此機會,在沒有前設下,直接要求與梁振英見面。首先,梁振英作為特區首長,對此責無旁貸──「我和特區政府一直以來都很願意在政改這個問題上與學生、學聯的代表或其他代表人士進行對話。」其次,黃之鋒可以向特首當面投訴受到其警務人員揸下體一事。

梁振英對雨傘運動的發言十分謹慎。參考其一直以來的新聞稿和公開發言,黃之鋒可與其討論的話題有:

1) 政制發展
為何他放棄了其參選政綱中的,「23.就2016年立法會的功能組別的選舉辦法—–擴大選民基礎,提高議員的代表性和向全社會問責;及25.在2016年取消區議會委任議席。」
2) 梁振英下台
為何其下台對「對我們二○一七年落實普選是毫無幫助的」?
3) 警隊
經過60多天來的警隊表現和環球時報評它為娘娘腔,他有否改變其「我對香港警隊,他們的專業能力有充分的信心」的看法。
4) 「是可忍,孰不可忍」
其一直所強調的「保持最大克制」和現時的「是可忍,孰不可忍」,當中是否代表即將清場?
5) 保護學生
 「我們不想,——在清場行動中拘捕——我們的青年學生。因為—–有案底的,會影響到他們日後出國深造的機會,影響到他日後在外國工作的機會,甚至乎會影響到他們回內地。—–因此在萬不得已的情況底下,我們都不想用清場的方式。」他如何為現時的年青人設想?
6 鳩嗚
警察對「希望香港巿民能夠去這些地區多些消費」的執法中,有否濫用權用,驅趕運用正常公民權利的市民?
6) 基本法中的最終問題
特首口中所說的「普選並非最終——五步曲仍然留在基本法的附件之內」,其法理依據為何?
7) 扶貧委員會
「上流問題——在扶貧委員會——青年人對社會有些甚麼訴求?甚至有些甚麼怨氣?巨細無遺,無論是政制問題也好,或是一些相關生活上的問題也好,」扶貧委員會如何解決年青人的問題?
8) 宵禁
「他們不繼續佔領這些街道,我們——無須要考慮現時有人傳說的宵禁」,其如何理解1966年的旺角宵禁事件及其需要。
9) 回鄉證
「香港和內地有各自的出入境制度和各自的出入境政策」,特首可否協助學生取回其回鄉證?
10) 外部勢力
「一直以來,外部勢力在香港是存在的,而我是對外部勢力參與香港有關運動或者活動,我是有責任知道,需要有這樣的認知的。」可否告知黃之鋒,其身邊有否外部勢力侵入?
11) 瞞上欺下
「中央領導人在政改和其他問題上,其實是十分清楚香港各個方面不同的想法和意見。」特首如何解釋其有否全面反映港人意願?若有,為何8.31決定觸發「佔中是香港回歸以來最大規模群眾事件」?
12) 駡不還口
「當我們聽到任何批評的時候,我們基本上是不還口的,甚至乎連西方民主國家政府的都不一定是這樣。」請其舉出一個西方民主國家的例子以說明之。
13) 殘奧會聲明
「那個言論引起大家一些誤解或者一些關注,不好意思。」這是否代表道歉?

由此可見,找梁振英見面會比見林鄭月娥有趣得多。況且,黃之鋒不應拘泥於舊世代思維,將自己局限,讓對方輕易逃避責任。旺角的被鎮壓中學會流動佔領是一個好例子。

(學民思潮fb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2日 下午8:0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犯罪家族」招攬八九十後假結婚 助80名大陸人移居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