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新聞|六萬英青置業難 被迫離開倫敦

8仔筆記│佔中三子冀重奪道德高地 分化佔領者運動勢更激進

2014-12-3 04:57
字體: A A A

據悉,今日下午三時,以佔中三子及陳日君樞機為首,總共大約有50名佔領人士,在四名律師的陪同下,將會到中區警署自首,正式為佔領運動烙下封印。

雖然戴耀廷沒有正式宣布結束佔中,並認為宣布結束與否已經不再重要,但同時呼籲學生撤離,其實等於呼籲結束佔領運動。

與此對照,雙學雖然承認圍堵行動失敗,但仍堅持留守,而暫時無意自首,其中學民思潮更發起絕食,將行動升級。

事到如今,可以說,佔中三子企圖通過「感召式自首」來重奪「道德高地」(moral high ground),而學民三子則嘗試通過「自殘式絕食」來再攀政治險峰,彼此其實都希望可以重新得到廣大市民的支持,可謂殊途同歸。

不過,佔中三子自首的客觀效果是將會產生「區隔化效應」(compartmentalization effects),而學民三子絕食的主觀意願則是令運動更趨激進。結果,整場佔領運動勢必進一步分化。

 

一半佔領者或會撒離

必須指出,堅守「道德高地」一直都是「公民抗命」的不二法門,藉此得到民眾的支持(或者起碼是同情),以至令相關的政治運動得到公眾認受性。

堅守道德高地的其中一個重要表徵,就是「非暴力抗爭」,而佔中三子念念不忘的「愛與和平」,也可謂與「非暴力抗爭」同出而異名。由此路進,自能明白,當朱耀明牧師談及「圍堵政總行動」時,為何會老淚縱橫了。

佔中三子企圖通過自首來重奪道德高地,主要是想面向最初支持佔領運動的廣大市民的,意願十分良好。但如此一來,就必然會產生「區隔化效應」,情形就像一艘船分為好幾個「區隔倉」或「間隔倉」,如果其中一個船倉漏水,就會自動封倉,以免沉船。至於那個漏水倉裡的人,就恐怕……

聞說,金鐘佔領區曾經搞過一個民調,結果發現,如果佔中三子自首,大約有一半佔領者會撒離,即是可以產生「區隔化效應」。

昨天,戴耀廷沒有宣布結束佔中,有呼籲學生撤離。

 

「抗爭」意思大不同

另一方面,雖然雙學承認「圍堵政總行動」失敗,但並不表示他們承認此舉無用,否則他們就不會在上星期五號召市民自備雨傘、眼罩、頭盔等裝備。事實上,這個行動也是由雙學正式發動的,反映出他們其實決定將運動升級,決志走上更激進的抗爭之路。

再來,就是學民思潮宣布有三名成員(包括召集人黃之鋒)絕食,通過自殘身體來重新「感召」市民,再一次證明學民(和學聯)心目中的「改變始於抗爭」,其「抗爭」所指為何,程度上恐怕與佔中三子(和泛民)有頗大的落差。

換句話說,其實打從佔領運動開始,這個落差已經存在,只是一時之間被87枚催淚彈擴散的煙霧所掩蓋,加上佔中三子在運動初期已經失去了主導權,以至雙學的聲音就成了最強音。

 

結語:

一方面,佔中三子自首,產生「區隔化效應」;另一方面,學民三子絕食,催生「激進化裂變」。交互影響下,只會更分化。

而愈來愈似會出現的冷酷異境是:金鐘佔領區只剩下少量留守者,他們在極度恐慌下抵抗隨時都會出現的鐵腕清場。

血,就這樣由夏慤道流到怡和街,由怡和街流到彌敦道,由彌敦道流到長安街,由長安街流到中南海……

 

(原圖取自:now新聞台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2月3日 上午4:5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涉助網民針對濫權警察起底 督察遭停職